六月十一日的FOMC利率決策會議,聯準會主席鮑爾在疫情之後,首次針對美國的經濟做了全面的展望,GDP方面,預估2020年GDP將萎縮6.5%,低於先前2%的成長預期,換言之,美國第一季是衰退4.8%,第二季是鎖國,申請失業金人數超過三千萬人,推測第二季GDP將進一步衰退30%。

聯準會今年首份經濟展望─偏悲觀,澆熄了市場對於經濟V型反彈的炒作氣氛,美原油反彈到半年線的40.89美元高點拉回,6月11日道瓊指數跌6.9%,那斯達克指數跌5.27%,費城半導體跌6.39%,三大指數一口氣拉回到20日均線,相信大家的問題是,第三季股市還會創新高嗎?

內外相逼 美元指數可能大波段貶值

6月15日是美元指數期貨的最後結算,很明顯的自6月的行情掌握在波段的空方,配合聯準會主席鮑爾釋出「FOMC官員們曾對是否要控制殖利率曲線充分討論過,Fed會在接下來的會議繼續討論這個議題。」如果聯準會真的這麼做,美元可能會進一步走弱,因為控制殖利率曲線不利貨幣走勢,人們會找不到購買債券的理由。

面對疫情下的經濟衰退,相信各國都希望維持弱勢的匯率政策,美中兩強自然也不例外,但正值川普採取猛打中國大陸做為競選連任的主要策略,在華為禁令升級,科技冷戰局勢嚴峻,相信民調落後的川普很有可能在夏天對中國大陸發動貨幣戰,正好跟聯準會的「控制殖利率曲線」的貨幣政策一拍即合,如果美元指數下探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上升趨勢線93點支撐,甚至更低的話,那麼將逼迫人民幣升到2019年5月6日的6.73~6.77的缺口,抵銷人民銀行在中國大陸公布第二季GDP前後,降準或下調LPR利率的寬鬆貨幣的利多效果。

但在聯準會表態維持零利率到2022年,美元指數這次有可能進入到大波段的貶值,回顧美元指數自1980年代至今的走勢圖發現,號稱黃金年代的1985年見到美元指數的160點,當時的廣場協議,引發了美元指數大貶值40%,通膨導致了1987年10月19日道瓊指數單日大跌22.6%,即便是今年3月的十天四次熔斷,也不及當年的恐慌。

廣島協議後來導致日本陷入「消失的十年」,回顧這段歷史,再對照當下的美中局勢,推測川普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轉移內部種族歧視的焦點,發動金融戰是最快速又有效的方式之一,如果成真,預估美元指數有可能跌到85點附近,以6月12日的97.07點計算,潛在12.43%跌幅。

復工不如預期 還有美國大選這個最大變數

觀察美元與道瓊指數自1980年來的走勢,發現美元指數與道瓊指數有60%的同步相關性,主要是因為美元是避險貨幣,華爾街又是全球股市的風向球,所以在美國經濟相對其他地區穩定時,資金就會湧入美元避險,並且投資美股,此時美股呈現榮景。

但是當美元貶值時,特別是當聯準會進入降息週期的初期,都表示經濟遭遇到逆風,此時的美股都呈現下跌,例如1987年(流動性風險)、2000年(網路泡沫)、2008年(金融海嘯)等年份,都遇到重大的股災。

而今(2020)年COVID-19窒息式的經濟急速衰退,九周失業人口達3030萬人,唯有大蕭條可以比擬,因此不管是從聯準會將控制殖利率曲線,或是COVID-19疫情造成下半年景氣不明朗,將來如果動用利率仍不足以支撐經濟的話,那麼放手讓美元貶值恐怕是聯準會下一個選項,而且發生的機率是逐漸提高中。

因為市場都寄望在歐美解封復工後,第三季的傳統旺季可以如願到來,但是根據中國大陸公布5月份總用電量的數據只成長了4.6%,代表復工情況並不如市場預期,這一點可以從入出境14天隔離政策,飛機與高鐵座位間隔、餐廳的總人數限制,得知復工後的需求無法立刻回到疫情之前,27000點的道瓊指數會不會成為3月反彈以來的波段高點,就很值得觀察。

在六月十日聯準會釋出經濟不會呈現V型反轉,道瓊指數在26938.05~26294.08點留下島狀反轉的空方缺口,這是頭部型態,更重要的是,這波反彈道瓊指數並沒有回補2月24日的28892.7~28402.93點空方缺口,這是個警訊,呼應聯準會主席鮑爾的觀點,估計市場的耐心應該是等待西方的9月返校潮跟東方的11月阿里巴巴電商節,但是下半年最大的變數,應該是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

全美示威擴大 川普若繼續強硬態度不利連任

剩下四個多月,在疫情未退與全美示威活動擴大,只剩四個多月就要舉行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川普民調落後拜登8-14%,如果川普持續堅持對民眾示威活動採取用兵的打算,估計這場示威遊行很有可能是壓垮川普連任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其實也不能怪川普,因為從已經流出來的視頻,可以明顯察覺到鬧事者中有人講中文,可想而知的是,去年的香港反送中的翻版,將如出一轍的複製在美國,只不過,這次幕後控盤的恐怕來自東方,因此日前傳出的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中國大陸的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密謀會面,疫情當然是最好的藉口,但除了疫情之外的話題,恐怕才是這次促成兩大強國在疫情之後首次接觸。

要知道,現在國際重大會議都採視訊開會,見面,那一定是為了刺探雙方底線與交換條件,港版國安法、南海的八月軍演、美中航班、疫情的源頭、美國示威活動、華為禁令、美國起底中國大陸官員在美國的戶頭等等,相信對於川普能否連任都可能起到關鍵的作用,萬一談不攏,這場示威活動鬧到11月,今年另一個金融黑天鵝事件恐怕要再添一樁,美股最大的多頭分析師─川普落選。

蘋果二百強供應商 中國緊追台廠

川普獨特的個性,一言不合就退群,使得美國逐漸遠離傳統盟友,給了中國大陸更多的國際話語權,但卻造就了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是史上最佳,堪稱是親密盟友,萬一川普沒連任,會成為台股的利空嗎?應該不會,從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於美東時間3月4日,以415票贊成對上零票反對通過《台北法案》,便可得知不論川普能否連任,美國國會都會支持台灣,所以對台股而言,不僅不會是利空,甚至有可能利大於弊。

美中科技戰,台灣的科技大廠有可能少了華為這個客戶,理論上,應該會有其他的客戶替補缺口,但美中科技戰最重要的影響就是中國大陸去美化,主張供應鏈達到自主可控,既然華為轉單給陸廠,其他的中國品牌廠將來也有可能增加本國供應鏈的比重,而這個趨勢能否在川普之後扭轉,這是後疫情的明年值得追蹤的議題。

畢竟根據2019年蘋果二百強供應商名單,中國大陸首度突破40家大關,來到41家,緊追台廠的46家,這個警訊必須正視。

(本文摘自 《理財周刊 1034期》)

《理財周刊 1034期》
《理財周刊 1034期》
#川普 #美元 #貶值 #GDP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