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撿來的瓷器史》中,作者涂睿明在《天價的酒杯》一篇裡說,2014年4月8日,在香港「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拍賣會上,一件明代成窯的小酒杯最後以2.8億港元(約合2.6億元人民幣)成交。這件天價的瓷杯,全名叫「大明成化鬥彩雞缸杯」。

鬥彩雞缸杯誕生於明朝成化年間,此後不久,它便迅速成為中國陶瓷史上備受關注的明星品種。據塗睿明介紹,在明朝的官方記錄《神宗實錄》中,就已經有「神宗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雞缸杯一雙,值錢十萬」的記載。而當時文人的筆記《萬曆野獲編》裡說:「成窯酒杯,每對至博銀百金。」

成窯的彩杯,在明清時期,便已經是極其值錢的珍稀物品了。

你想到了什麼嗎?

妙玉奉茶。

劉姥姥嬉遊大觀園時,賈母帶著一群人到了妙玉的住處櫳翠庵,要在那裡休息一下,吃一杯茶。寶玉留神看妙玉如何行事:「只見妙玉親自捧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裡面放一個成窯五彩小蓋鍾,捧與賈母。」妙玉那樣的人,捧給賈母用的,當然是最珍貴的器物,與眾人有別─「然後眾人都是一色官窯脫胎填白蓋碗。」

再看賈母。這杯用成窯五彩小蓋鍾裝著的「老君眉」茶,她吃了一半,便笑著遞給劉姥姥,讓她嘗嘗這個茶。劉姥姥很自然大方地接過茶杯,一口吃盡,還笑嫌這茶「好是好,就是淡些」。這完全不識貨的粗鄙評價,又惹得眾人大笑。

茶畢,妙玉嫌棄劉姥姥髒了她的杯子。寶玉就說:「那茶杯雖然髒了,白撂了豈不可惜?依我說,不如就給那貧婆子吧,她賣了也可以度日。」妙玉想了想後,答應了:「這也罷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沒吃過的,若是我吃過的,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給她。你要給她,我也不管你,只交給你,快拿了去吧。」

於是,這個價值不菲的成窯杯子,就被劉姥姥帶走了。一個在當時就是珍稀物品的杯子,一個在後世能夠成為天價寶貝的杯子,就這樣,由出身撲朔迷離但來頭絕對不小的妙玉從外面帶進大觀園,親自捧給賈母用過,隨意間給劉姥姥用過,再經寶玉贈送,由劉姥姥帶出了大觀園。

這個杯子,劉姥姥回去肯定不會賣掉。第一,她回去時,已經有了置地的銀子;第二,賈府所贈的禮物,她一直懷著感恩的心收著─鴛鴦和平兒送給她的舊衣服她都捨不得穿。所以,這個精緻小巧的成窯五彩瓷杯,這個只要不砸不毀就不會有任何老化變質的堅硬瓷器,她定會一直珍藏著。她不一定知道這個杯子的市價,但在她心中,這個杯子的價值無與倫比,因為那是賈府送給她的禮物。

這個杯子後來會到誰手上?應該是巧姐和板兒。

劉姥姥很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這個成窯五彩茶杯的價值。對於妙玉,這個杯子是身分尊貴的象徵,她自己都捨不得用,只在賈母來的時候,親自捧與賈母。對於賈母,這只是她每日享用的珍稀器物中的小小一件,自己用一下,隨手遞給劉姥姥用。而對於寶玉,這是他對所有人、所有物的平常心,是他對窮苦人的慈心善意:一件東西,白砸了可惜,不如給人度日。

但是,在劉姥姥眼裡,很可能它只是一個好看的杯子。不,在她心裡,它的意義遠遠超越了杯子本身,那是賈府曾經給過她的憐恤和溫情。那個成窯瓷杯,在劉姥姥心中,就是「瓷杯(慈悲)」,從她在大觀園第一次看到它開始,到把它留給巧姐的那一刻,從來都是,沒有變過。

這個「瓷杯(慈悲)」,經由幾個人,到了巧姐手裡。她是大廈傾覆後,雖然歷經劫難,但逃出生天的「金陵十二釵正冊」成員。她是王熙鳳唯一的女兒,是王熙鳳這一生唯一的牽掛。而王熙鳳,就是那個接濟劉姥姥、成全劉姥姥的人。

慈悲流轉,因果循環。茶杯的故事,就到這裡了。

可是,我想說的,不止這些。

在《京華煙雲》中,道學修養深厚的姚思安在因為避戰亂而暫時離開北京城的時候,告訴心愛的女兒姚木蘭,不要執著於收藏的那些古董器物的價值,你若把那些東西看成一文不值的廢物,那它們就是廢物。他對木蘭說:「要知道,物各有主。在過去三千年裡,那些周朝的銅器有過幾百個主人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永遠占有一件物品。拿現在說,我是主人。一百年之後,又輪到誰是主人呢?若不是命定的主人掘起來那些寶物,他只能得到幾缸水而已。」木蘭聽了父親的話後明白了:「福氣不是自外而來的,而是自內而生的。一個人若享有真正的福氣,或是人世間各式各樣的福氣,必須有享福的德行,才能持盈保泰。在有福的人面前,一缸清水會變成雪白的銀子;在不該享福的人面前,一缸銀子也會變成一缸清水。」

父親的話,姚木蘭一輩子都牢牢地記在心裡。

在《紅樓夢》中,妙玉是成窯五彩杯最初的主人。可是,曹雪芹先生很吝惜地安排「那杯子是我沒吃過的」。孤僻清高、高傲自我、目無下塵的妙玉享用不起那件寶貝。「氣質美如蘭,才華阜比仙」的妙玉,雖然日日念佛,可她心中沒有那份平常心,沒有那份對人謙遜平等的悲憫心。

在曹公巨筆之下,那位妙玉最看不起的貧婆子劉姥姥,卻享用得起。雖然是個鄉野老婦,她卻有著萬人不及的大智慧、大勇敢、大情義。知恩圖報、有情有義的劉姥姥,不僅落落大方地把茶一口吃盡,而且帶走了杯子。

後來的巧姐也享用得起。這朵生在富貴中,卻家破人亡、被賣到煙花柳巷的賈府小花,歷經劫難,最後被劉姥姥從火坑裡救出,在山野鄉下,有了適合自己的平實生活。那時的她,已經看透了富貴與繁華,看淡了人與人之間的往來糾葛,看透了紙醉金迷、觥籌交錯、笙歌豔曲背後的實質,明白了人這一生最重要、最珍貴的東西為何物。所以,巧姐,她會在田間、紡車邊上收穫屬於自己的真實生活。那個杯子值多少錢,對她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在她眼裡,那是親愛的劉姥姥留給她的東西,這個東西的價值無與倫比。

(本文摘自《讀者雜誌 7月號》)

《讀者雜誌 7月號》
《讀者雜誌 7月號》
#劉姥姥 #杯子 #成窯 #賈母 #妙玉 #天價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