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告訴你,所有與亞馬遜有牽連的工作者,都被迫深刻地學會兩件事:

一、不要抱任何期望,才不會有憤怒或喜悅的情緒波動。

二、得想辦法自立自強,脫離對它的過度依賴。

【精彩書摘】

隨著我東想西想,午休時間轉眼即逝。我趕在十二點三十分之前返回揀貨區。

下午開始,不再有領班指導,我開始獨立作業。 我不過是完成早上的揀貨工作,已覺得雙腳沉重。揀貨時,與其說是我推著手推車,反而比較像是我全身體重壓在手推車上,雙腳一前一後地被手推車拖著走。

為了這個打工,我特地從亞馬遜網站購買附有計步器功能的手錶。可攜入工作區的物品規定十分嚴格,只能攜帶手錶、錢包、原子筆、記事本、眼鏡與手帕。 根據計步器的計算,上午十點休息前,我走了六千二百五十六步,五公里的距離;截至午餐時間,共走了一萬五百九十三步,距離八.四七公里。從這時候開始,我的小腿肚開始隱隱作痛。這一日,到下午五點下班之前,我總共走了二萬五千三百零六步,距離二○.二四公里。正式上工之前,我還特地提前十天,每天外出走路數公里,藉以訓練腳力,但是一邊揀貨還得走上二十公里的路,還真是讓人吃不消。 呼吸也是上氣不接下氣。

我看著二十公里這個數字,回想起早上娃娃頭領班說的話:「每人一天大概會走上十公里的路。」

她以為沒有人會實測步行距離嗎?根本少報了一半好嗎!十公里跟二十公里差很多耶! 我想,當初的臥底採訪,我應該也走了差不多的公里數。但是當年我才三十多歲,如今五十有餘,雖算不上老人,但也不再年輕,已經沒有足夠的體力,潛入藍領勞動現場。

包括這個週六,我排了連四天的班表。

現在,我開始擔心撐不撐得下去。

五點鐘聲一響,我便速速將掌上型終端機歸還至四樓值勤室,打卡下班,之後再走樓梯下到一樓,通過嚴格程度形同機場規格的安檢門。錢包、手錶、皮帶等金屬物品必須放入塑膠籃裡,從安檢門一旁的平臺通過,只有本人可以穿過安檢門。安檢門如果出現金屬反應,駐派現場的四、五名警衛便會一擁而上,進行嚴格的搜身檢查。一旦展開搜身檢查,可能得耗費五到十分鐘不等的時間。

警衛在安檢門一旁,不斷大聲地重複提醒。

「當安檢門警鈴響起時,將會即刻升級為罪犯檢查,耽誤您回家的寶貴時間,所以手錶、皮帶等金屬類物品,請務必放入籃內,以加快安檢速度。」

竟然直接說罪犯檢查。 十五年前還沒有安檢門,但是下班時同樣會檢查私人物品。換言之,現在的安檢變得比以前更嚴格。

在我順利通過安檢門之後,回想起多年前美國內華達州的亞馬遜物流中心員工曾提起訴訟,控告亞馬遜應該針對員工下班後、通過安檢門所花費的時間支付薪水。據說在內華達州的物流中心,通過安檢門最長需要耗費三十分鐘。要是每次都得多花三十分鐘才能下班,我完全能理解那位員工想提起訴訟的心情。

(本文摘自 《潛入亞馬遜:了解全球獨大電商的最後一塊拼圖》/先覺出版)

【作者簡介】

橫田增生

潛入專家、最不受企業歡迎的臥底記者

1965年出生,福岡縣人。關西學院大學畢業後,任職補習班講師,爾後遠赴美國進入愛荷華大學傳播學系就讀,後取得碩士學位。1993年回國,進入物流業界報社《輸送經濟》擔任記者、總編輯。1999年,成為自由新聞工作者。

他曾申請前往優衣庫的法說會採訪,卻因全面遭該企業封殺而遭拒。後來社長柳井正提出「邀約」,「拜託(批判黑心企業的人)來我們公司上班,體驗看看我們是什麼企業」,他於是下定決心一窺優衣庫的真面目,與妻子一度離婚又再婚後改名,終於成功潛入臥底報導。2017年在《週刊文春》連載「優衣庫潛入一年」專欄,榮獲「編輯選雜誌記者獎」,後集結成書出版《潛入優衣庫一年》,也入選「Yahoo!News |本屋大賞 非小說作品」。也因此被優衣庫提出妨礙名譽訴訟,求償2億2000萬日圓的損害賠償,後三審敗訴結案。

著作有《潛入亞馬遜:了解全球獨大電商的最後一塊拼圖》《亞馬遜公司的臥底報導》《仁義不在的宅配》《潛入優衣庫一年》《關直美評傳》等。

【譯者簡介】

林姿呈

專職譯者,從事筆譯十餘年,每次翻譯始終是全新挑戰。譯有《鄂圖曼帝國五百年的和平:跳脫土耳其視角的非伊斯蘭帝國》等書。

《潛入亞馬遜:了解全球獨大電商的最後一塊拼圖》/先覺出版
《潛入亞馬遜:了解全球獨大電商的最後一塊拼圖》/先覺出版
#安檢門 #潛入 #優衣庫 #亞馬遜 #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