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巨大的偷竊。

世界最富裕的一○%人口製造了近五成的全球碳排放,後果卻最先傷害那些極端貧窮的人口,迫使愈來愈多的人民離開家園。土地變得乾枯而無法種植作物、海水升得太快而淹沒島嶼──當我們環顧四周、企圖尋找證據來安撫自己對生活環境的焦慮時,卻只見矛盾紛雜的信號,告訴我們不要擔心、氣候變遷言過其實、還有無數更重要的公眾議題等待解決、反正憑個人之力,絕對無法改變什麼。我們一面將恐懼轉化為數位社群上的娛樂,一面默默確定反正未來一定會崩潰,何必費心阻止無可避免之事?

【精彩書摘】

就是沒有辦法拿一種誹謗集體行動、尊敬完全市場自由的信仰體系,解決一個需要空前規模的集體行動和積極約束市場力量才能解決的問題。市場力量,正是當初造成這場危機、現在又讓它雪上加霜的因素。

二○一一年十一月

第四排的男士有問題。

他介紹自己名叫理查.羅斯柴爾德(Richard Rothschild)。他告訴大家他要參選馬里蘭喀拉爾縣(Carroll County)的縣長,因為他已做成結論:對抗全球暖化的政策其實是在「攻擊中產階級美國的資本主義」。他對群集華府萬豪酒店(Marriott Hotel)的討論小組提出這個問題:

「這整個運動有沒有可能是一座綠色的特洛伊木馬,肚子裡裝滿紅色的馬克思社經教義呢?」

這裡是哈特蘭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的第六次氣候變遷國際會議(Six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limate Change),對於竭力否認「人類行為正使全球暖化」這個壓倒性科學共識的人士來說,這是最重要的集會。在這裡,羅斯柴爾德的問題是明知故問。就像在德國中央銀行官員的會議上問希臘人靠不靠得住一樣。儘管如此,討論小組不會放過這個告訴提問者他說得有多正確的機會。

企業競爭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資深研究員克里斯.何納(Chris Horner)專門以麻煩的訴訟和資訊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的「釣魚式盤問」(fishing expedition)來騷擾氣候科學家。他調整了桌上的麥克風。「你可以相信這和氣候有關,」他幽幽地說:「很多人也這麼相信,但那不是合理的信念。」過早泛白的髮讓他看起來像右派版的安德森.古柏(Anderson Cooper),何納喜歡引用索爾.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真正的問題不在這裡。」真正的問題,顯然是「沒有哪個自由社會會做這個議程要求的事……第一步是去除這些叨叨絮絮、一直擋路的自由。」

依照哈特蘭的標準,「氣候變遷是竊取美國自由的陰謀」是平淡無奇的主張。在這為期兩天的會議中,我將得知歐巴馬支持在地經營生物燃料提煉廠的競選承諾實為「綠色社區主義」,就類似「毛澤東要家家戶戶在後院設置煉鋼站」的計畫(出自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派崔克.麥克斯[Patrick Michaels]);氣候變遷是「國家社會主義的掩護馬」(出自前共和黨參議員、退休太空人哈利森.施密特[Harrison Schmitt]);還有環保人士就像阿茲特克的祭司,犧牲無數人的性命來安撫神明、改變天氣(出自否認派權威網站ClimateDepot的編輯馬克.摩蘭諾[Marc Morano])。

但最重要的是,我將聽到第四排這位縣長所述意見的各種說法:氣候變遷是一座設計來廢除資本主義、以某種生態社會主義取而代之的特洛伊木馬。會議講者拉瑞.貝爾(Larry Bell)在他的新書《腐化的氣候》(Climate of Corruption)裡說得簡單扼要:「氣候變遷跟環境狀況沒什麼關係,跟為了重新分配全球財富的利益而桎梏資本主義、改變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比較有關係」。

雖然哈特蘭一派喜歡召喚共產主義的幽靈來恐嚇美國人的氣候行動(一場哈特蘭會議的嘉賓,前捷克總統瓦茨拉夫.克勞斯[Vaclav Klaus]說,試圖阻止全球暖化,就類似「共產主義的中央計畫人員企圖掌控整個社會」。),但真相是,蘇維埃時代的國家社會主義對氣候而言是場災難。它和資本主義一樣熱情洋溢地吞噬資源,也和資本主義一樣滿不在乎地嘔出廢棄物: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前,捷克和俄羅斯的人均碳足跡甚至比英國、加拿大和澳洲還要高。雖然有人指著中國炫目的再生能源計畫,主張唯有中央集權的政權能完成綠能工作,但中國的指揮控制型經濟仍持續與自然全面交戰,包括極具破壞性的大壩、超級高速公路和以榨取為基礎的能源計畫,尤其是煤礦。

回應氣候威脅固然需要有人願意進行所有層級的產業計畫和強大的政府行動,但有些最成功的氣候解決方案是引導這些干預工作,將權力及掌控權有系統地分散、下放給社區層級,不論是透過社區掌控的再生能源、生態農業,或真正對使用者負責的運輸系統。

這就是哈特蘭一派有充分理由害怕之處:要做到這些新的系統,就需要切碎主宰全球經濟三十多年的自由市場意識型態。

(本文摘自 《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獲獎無數的記者、專欄作家、當代重要思想家及公共知識分子。

著作包含國際暢銷書《NO LOGO:顛覆品牌統治的反抗運動聖經》、《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天翻地覆——資本主義VS.氣候危機》及《不能光說NO》。她是《攔截》(The Intercept)新聞網資深顧問、典型媒體中心(Type Media Center)海鸚寫作學者(Puffin Writing Fellow),並為《國家》(The Nation)和《衛報》(The Guardian)撰稿。克萊恩同時擔任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媒體、文化和女性主義研究的首位葛洛麗亞.史坦能講座教授(Gloria Steinem Endowed Chair),也是氣候正義組織「躍進」(The Leap)的共同創辦人。

【譯者簡介】

洪世民

六年級生,外文系畢,現為專職翻譯,曾獲吳大猷科普著作翻譯獎,譯作涵蓋各領域,包括《在一起孤獨》、《東方化》、《倖存的女孩》等(以上皆由時報出版)。

《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時報出版
《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時報出版
#氣候 #資本主義 #氣候變遷 #全球暖化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