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達爾文演化論深入現代都市叢林,

生物在高樓林立的人口密集區如何展現驚人的演化?

達爾文認為,演化是緩慢運作的過程,在人類短暫的一生中不可能觀察到。

但事實上,就這麼一次,他錯了。

透過不一樣的角度看待你所居住的城市,直擊自然界的天擇如何在人類的力量下逐步扭轉!

【精彩書摘】

一面碎裂的混凝土牆、一道斜坡,以及一片廣闊的柏油路面,外形一模一樣的銀灰色轎車在路面上緩慢環行,穿梭於交通錐之間。這樣的地方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但對都市生物學家而言,日本仙台的花壇駕訓班可謂聖地。兩位生物系學生千葉實與武田谷和原、生物學家努妮琪(Iva Njunjić)和我,一行四人已經在碎牆上坐了幾個小時,希望可以觀察到這裡賴以聞名的畫面。

一九七五年,當地的小嘴烏鴉(Carrion Crow,Corvus corone)就是在這裡發現把車輛當作胡桃鉗使用的方法。小嘴烏鴉特別愛吃在仙台市大量生長的日本胡桃(Japanese Walnut,Juglans ailantifolia)。這種小巧可愛的胡桃(比一般市售的胡桃小一點,內部剖面呈現漂亮的心形)外殼過於堅硬,小嘴烏鴉無法用鳥喙啄開日本胡桃的外殼,所以長久以來,牠們都是叼著胡桃果實飛上天,讓果實從空中落下,砸在石頭上,藉此弄開堅硬的果實外殼。在仙台市各處,都可以發現停車場裡散布著大量空空如也的胡桃殼:小嘴烏鴉要不是在飛行途中鬆口讓胡桃果實落在地上,要不就是啣著胡桃果實飛上鄰近建築物的頂端,把果實扔出建築物的邊緣之外,讓它們砸在下方的柏油路面。

然而,這樣飛上飛下實在很累,而且有時還得反覆多次才能砸開胡桃殼。因此,在某個時間點,小嘴烏鴉想出更好的方法。牠們把胡桃扔在緩行車輛的車輪之間,待車行經過後,再撿取可食用的部分。小嘴烏鴉這樣的行為始於花壇駕訓班,這裡有許多行進緩慢的車輛,其他小嘴烏鴉紛紛仿效,這樣的現象開始擴散至市內其他常有緩慢移動的巨大胡桃鉗出沒之處,如鄰近道路急彎和十字路口的地方。在這些地方,小嘴烏鴉不會從高處扔下胡桃,而是停駐在路旁,再用更精準的方式把胡桃放在路面上。自此之後,這樣的風潮也出現在日本其他城市。

仙台市東北大學動物學家仁平義明針對這樣的行為展開詳盡研究。他觀察小嘴烏鴉如何在紅綠燈附近等待,紅燈亮起之後,牠們便走到車輛前面,放好胡桃,接著蹦蹦跳跳回人行道鑲邊石,等待燈號變換。車輛經過之後,牠們再次回到柏油路面上擷取收穫。仁平義明的研究揭露小嘴烏鴉使用「工具」的手段。舉例來說,如果胡桃和車輪之間的距離太長,以致於車輪無法壓碎胡桃,小嘴烏鴉有時會將胡桃移動個幾公分。有一次,他甚至看到小嘴烏鴉走向行進中的車輛,迫使駕駛踩下煞車,接著牠迅速把胡桃果實扔在車輪前。

這些令人著迷的觀察結果,卻被淹沒在冷門艱澀的日本科學論文中,直到一九九七年,BBC為了拍攝英國生物學家暨節目主持人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的《野鳥世界》(The Life of Birds)系列影片,來到仙台拍攝小嘴烏鴉,才為人所知。

(本文摘自《達爾文進城來了:新物種誕生!都市叢林如何驅動演化?》/臉譜出版)

【作者簡介】

曼諾‧許特惠森Menno Schilthuizen

荷蘭演化生物學家暨生態學家,萊登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終身職研究科學家,在萊登大學教授特徵演化和生物多樣性。

發表多篇與演化、生態相關的文章,著有三本廣受歡迎的科普著作。

【譯者簡介】

國立中興大學昆蟲系博士。目前為專職譯者,熱愛大自然,以傳遞科普新知為志業。近期譯作包括:《人類這個不良品》(天下文化出版)、《預見未來的人》(貓頭鷹出版)、《毒生物圖鑑》、《下一個物種》(臉譜出版)等。

【審定簡介】

林大利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澳洲昆士蘭大學生物科學系博士班研究生。由於家裡經營漫畫店,我從小學就在漫畫堆中長大。高中之前,不知道窗外有一種小鳥叫做「珠頸斑鳩」;大學之前,不曾好好閱讀萬字以上的科普書。看小鳥到現在,不知不覺就快要20年了,鳥類早已成為我生活的許多部份。出門總是帶著書、會對著地圖發呆、算清楚自己看過幾種小鳥。是個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達爾文進城來了:新物種誕生!都市叢林如何驅動演化?》/臉譜出版
《達爾文進城來了:新物種誕生!都市叢林如何驅動演化?》/臉譜出版
#演化 #自然界 #現代 #都市 #物競天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