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經驗雖使你痛苦,

但我願在此地陪伴你的所有不堪。」

在創傷時代獻給……

深受創傷壓力所苦的你

創傷壓力症患者的家人、朋友或照顧者

照顧不同家庭背景孩子的教育工作者

傾聽患者傷痛,一路陪伴康復的心理衛生專業人士

【精彩書摘】

由讓人想起創傷的提示物觸發的精神壓力、顯著的生理反應(像是流汗、呼吸困難或者心悸)、侵入性記憶、夢魘與情境再現,是創傷後壓力症的五項典型侵入性特徵。這些現象的出名之處在於,它們會隨時在病人清醒的時候硬是出現,或者在做噩夢的狀況下,在睡眠中出現。某些患者只會體驗到其中一種症狀,某些則是五種都有。和創傷相關的侵入性症狀通常會在創傷後的第一個月開始,但就像瑪莉亞的例子,有百分之十五的案例可能會延遲好幾天、好幾週、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之後,這些症狀才登場。3這種延遲進一步讓已經很不舒服的經驗變得更加混亂,而且還可能讓做出正確診斷變得更困難。

這些侵入性症狀都有不同的表現。最令人震驚的是侵入性記憶、夢魘與情境再現。這三個症狀有如一場暴風雨裡的暴雨、打雷跟閃電,很嚇人又極具破壞性。剩下的侵入症狀就像持續不停的豪雨,日復一日地降下,以比較不明顯的方式壓抑著生命。無論它們如何呈現,全都阻礙著病人當下的生活。

要理解當大腦體驗到侵入性症狀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關鍵在於覺察人類在記起與忘卻創傷事件時發生什麼事。換句話說,我們需要瞭解記憶。的確,創傷後壓力症通常被描述成一種記憶失調。

創傷後壓力症中的記憶有兩種,彼此在性質與形式上有根本的不同。第一種是不由自主的侵入性記憶,是不請自來且鮮明的,它帶有情緒,並且和再次歷經創傷的感覺有關。人腦其中一個根本功能是固化我們的記憶,這個過程牽涉到穩定記憶,並且讓記憶發展成熟。在創傷事件之後,固化過程會進入超載狀態。過度固化會導致創傷記憶產生侵入性,並讓人難以忘卻,這解釋了記憶如何能夠以一種高度視覺化的方式,連續數週、數月、數年入侵倖存者的生活。瑪莉亞童年遭到性虐待的記憶闖入了她的工作時間,就是一個例子。這些不由自主的侵入思維可能極端強烈,以至於有人將之描述為無法抹滅的影像。

第二種創傷後壓力症記憶是自主回溯的創傷敘事。這些記憶在情緒上並不像非自主的侵入性記憶那般強烈,其中的內容也明顯缺乏組織。這種記憶支離破碎並不能歸咎於回憶能力不佳,而是由於創傷記憶的本質即是如此。基本上,創傷事件最情緒性的部分是無法訴諸語言文字的,回溯時間的長度從幾秒鐘到幾小時都有可能。這解釋了瑪莉亞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童年時被性虐待,對於那段時期能自主想起的記憶卻非常少。

兩種創傷後壓力症記憶立即產生了矛盾:非自主且鮮明的侵入性記憶是創傷後壓力症的典型特徵,但創傷後壓力症患者也自陳,當他們自主回憶他們的創傷敘事時,記憶卻是模糊的,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完全失憶。這項矛盾一直以來處於創傷後壓力症的爭議核心。如果患者對於事件的記憶模模糊糊,倖存者的故事又能有多可靠?我們要怎麼衡量遺忘的程度?創傷的種種事實可能支配一個人的人生,然而特定的創傷記憶卻能夠被排除在意識之外。這怎麼可能?根據我們最近對於正常記憶的神經心理學理解,終於能對這項矛盾做出部分解釋。

(以上內容摘自 《讓心裡的傷不倒帶:一位精神科醫師對創傷後壓力症最溫柔懇切的臨床紀實,與最前線的療癒科學研究》/臉譜出版)

【作者簡介】

謝莉・珍恩(Shaili Jain)

PTSD專家,也是帕羅奧圖退伍軍人健康照護系統整合治療的醫療主管。她是隸屬於國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中心的創傷科學家,也是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與行為科學系的臨床副教授。《紐約時報》曾經報導過她的工作成果,她的論文與評論則曾出現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公共廣播電台及其他地方。

【譯者簡介】

吳妍儀

國立中正大學哲研所碩士畢業,現為專職譯者,近年的譯作有《再思考》(麥田)、《哲學大爆炸》、《冷思考》(漫遊者文化)、《男人的四個原型》(橡實文化)、《死亡禁地》、《復活》(皇冠)等書。

《讓心裡的傷不倒帶:一位精神科醫師對創傷後壓力症最溫柔懇切的臨床紀實,與最前線的療癒科學研究》/臉譜出版
《讓心裡的傷不倒帶:一位精神科醫師對創傷後壓力症最溫柔懇切的臨床紀實,與最前線的療癒科學研究》/臉譜出版
#記憶 #創傷 #侵入性 #創傷後壓力症 #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