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賺錢成癮,卻不愛花錢的操盤天才,如何以一人之力撼動美國金融市場,

造成讓全球財經專家百思不得其解的「閃電崩盤」?

在這噬人的逐利場上,他究竟是金融犯罪的主謀,或只是幕後操盤高手的替罪羔羊?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全球金融市場無預警瞬間直墜,道瓊指數在5分鐘之內暴跌600多點,市場瞬間蒸發了一兆美元,創下歷史性的紀錄。全世界財經專家、政府官員、調查單位都在問同一個問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015年4月,倫敦期貨交易員納凡德.薩勞在爸媽家遭到逮捕,有關當局聲稱他就是閃電崩盤的始作俑者,美國政府要求將他引渡至國內受審,最高可求處380年的刑期。嫌犯落網原本值得慶賀,然而這起逮捕事件卻引發了軒然大波。

如果美國政府說的是實話,為什麼花了這麼多年才採取行動?為什麼之前所有的官方調查報告,皆未懷疑有人在操弄市場?所謂的「罪魁禍首」又是怎麼騙過所有的交易程式、演算法和人工智慧?難道一個人光靠著個人電腦和網路連線,就可以顛覆世界,引發這麼大的災難?

獲獎財經調查記者范恩以高潮迭起的敘事,層層揭開這起金融史上最受爭議的神祕事件,犀利點出在10年後的今日,科技突飛猛進,全球金融體系卻更加脆弱。而在追求獲利的戰場上,注定輸給交易程式的散戶,未來還可能面臨更加嚴重的衝擊,我們準備好了嗎?

【精彩書摘】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納凡德.薩勞在樓上的臥室睡醒之後,起身就打開電腦,電腦桌靠近他的單人床床腳。他在CFT Financials有租一張桌子,但他比較喜歡在爸媽家操盤,這裡比較不容易分心,也沒人想偷看他在做些什麼。他是一隻夜行的孤狼。他的親密好友不多,除了偶爾打打撞球,或是在附近的公園踢球,他幾乎足不出戶。他父母逼他趕快成家,但他只對操盤有熱情。他父母每個星期天都帶著大兒子拉傑德一家去寺廟,他們很虔誠,還會包頭巾,而薩勞就待在家裡睡覺。

發明了一台印鈔機卻不能告訴任何人,這種感覺很難想像,但這就是納凡德.薩勞在做的事。他利用交易科技軟體所設計的功能奏效了。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有效得瘋狂又可怕。經過初期的一些調整和測試之後,他已經把系統修正到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前一天,他在幾小時之內就賺到了435,185美元,根本就可以買下他父母的房子了;再前一天,他的利潤是876,823美元,比他的偶像梅西在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的單日收入高了七倍。剛開始進入市場交易的時候,薩勞就決定不要讓家人和朋友知道他的財務狀況,因為他擔心他們因此會態度丕變。這時他年僅31歲,已經比全世界收入最高的足球明星還會賺錢,除了經紀人和幾個金融顧問之外,幾乎沒人知道這件事。

薩勞的活動並非完全沒被注意到。在幾個星期以前的3月23日,芝商所內部的監控機關就曾經發電子郵件給他的經紀公司GNI,告知在僅僅5分鐘之內,他們的客戶就有1,613筆交易被拒絕,這封信的主旨是「這筆訂單不在交易委託簿內」。市場內的競爭對手顯然發現了薩勞的訂單會停留在階梯上,可是當他們要成交的時候,訂單就消失了。GNI檢視了這個問題,認為薩勞是用軟體「在一秒鐘之內刪除了大量訂單」,於是他們把芝商所的信轉發給薩勞,建議他停手。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薩勞發信給芝商所、並且把他的經紀人加入收件清單,為自己造成他們的不便與困擾道歉。他說他「只是想要給我朋友看看市場裡買方隨時會出現的狀況,這都是高頻交易那些怪咖搞出來的」,並且問芝商所既然注意到他了,是不是表示「高頻交易宅大手筆操弄市場」的現象也會終止,然後他就繼續操作他的程式了。

在外頭的真實世界裡,那天有大選,所有的居民都往投票所去了。英國在金融危機之後一直沒穩定下來。失業率高達50%,蘇格蘭皇家銀行和駿懋銀行集團等都收歸國有了,經濟依然一蹶不振。左傾的工黨在1997年靠著樂觀浪潮攫取政治勢力,這時面對了中間偏右的保守派打擊。納凡德.薩勞兩邊都不在乎。對他來說,所有政治人物都一樣爛;但政治不確定性會影響市場,這對操盤來說是很好的事。

薩勞的交易策略依賴波動,他會緊盯著情勢,就像衝浪的人在等待最完美的大浪;海面很平靜的時候,他就躲得遠遠的,但過去幾個星期卻出現了驚人的動盪。在2009年中到2010年4月之間,因為利率降低且中央銀行發錢,全球股市終於從金融海嘯後的低點回升,可是危機也顯露出歐盟的腐爛,且臭味愈來愈強烈。很多國家,特別是「歐豬五國」(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希臘和西班牙),拿錢拯救了國內銀行之後,卻被債務拖垮,造成百業蕭條、失業率攀升等社會動盪。最慘的是希臘,局勢糟到連債務都還不起,這個國家根本就破產了。歐盟委員會、歐洲中央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5月2日宣布,要提供一條1,450億美元的生命線,希臘拿了這筆錢,就必須同意實行緊縮措施,減少公部門的支出,這對無計可施的希臘人來說是最後一根稻草。但是5月4日,上千名抗議民眾卻集結在雅典衛城,這顯著的對比,讓人看出希臘已經失去了過往的榮光。

當時新聞的熱門關鍵字是「感染」(contagion)。如果這些國家開始違約拖款,持有他們國債的銀行就必須向自己的國家要求援助,也就無法投資未來政府要發行的公債,走向死亡螺旋。而繼希臘之後,義大利或西班牙這麼大的經濟體眼見又將步上破產的後塵。在這平衡之間懸著歐盟的未來,所以機構投資人紛紛選擇安全的投資,把資產從歐元區的國債抽出,轉投資黃金和國庫券。到了5月6日上午,標普500裡用來衡量預期波動的「恐懼指數」,比該週第一天的數值高出了16%。

下午3點20分──芝加哥時間上午9點20分,納凡德.薩勞按下滑鼠,打開了自動交易員程式。他前陣子剛賺了一筆意外之財,家裡的設備也沒有比期易的設備複雜,只有3台顯示著階梯、圖表、新聞資訊和交易科技軟體介面的螢幕,和一套標準鍵盤與滑鼠。唯一的聲音是從頭頂經過的飛機,和避免主機過熱的電腦風扇。他啟動了「沖銷就取消」的功能,在最佳成交價1,163.25元之上三級處下了四張賣單,共2,100口,各距離1個跳動點,總計1億2千萬美元。接下來的6分鐘內,隨著E-mini的價格變動,這些訂單就會自動取消,在新的價格點重新下單,總共進行了604次,一直和最佳成交價維持著固定距離,所以不會成交。在此之前,市場已經在往下跌了,而且還有其他交易正在進行,根本不可能清楚判斷納凡德.薩勞的幌騙帶來多少衝擊;不過等到他當天第一次關掉演算法的時候,市場已經跌了39個點。

那天市場瀰漫著一股焦慮的情緒。希臘的新聞報導看起來像是世界末日,身穿黑衣的抗議民眾朝著武裝的警察扔汽油彈,而警方努力以高壓水炮拉開距離。頑固的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尚─克勞德.特瑞謝(Jean-Claude Trichet)在里斯本拒絕以更極端的方式來抑制危機,把西班牙的債券收益率推到了12年來的最高點,逼歐元貶得更多。歐洲收盤的時候,依據歐元區前50大績優股編製而成的道瓊歐盟50指數(EURO STOXX 50)下跌了3%,標普500則緊追在後。薩勞曾經和他在期易的小跟班說過,市場不過是一個大型的心理氣壓計,若照這話來說,當時的指針就落在恐懼和驚慌之間。

在這樣的時候,薩勞這種短線操作的手法最為合理。市場起來的時候,通常會花上幾個星期或幾個月,有秩序地穩定攀升;但是市場下跌的時候,修正卻可能很快,而當這種情形發生,薩勞便想要正確布局,準備收割。這就是為什麼他累積的財富,大約來自於他整個投資生涯的其中20天而已。後來當監管人員問起的時候,他也是這麼說。

幾個小時之後,到了倫敦下午5點17分,薩勞在收手之前又啟動了自動交易員程式。或許是為了避免被偵測,或是要避免曝光,他通常設定5分鐘或10分鐘循環一次;但這次他卻讓他的單子在市場裡停留了超過2小時,而且他還加碼演出──他啟動這一回合的時候,先下了五張賣單,每張各600口,設定在比最佳成交價高3、4、5、6、7個跳動點的價格。外面天漸漸黑了,他加了第六張單,把幌騙的總額抬高到2億美元。這麼猛烈的火力在交易委託簿裡面會造成嚴重失衡,把賣單的數量推到了待成交買單的兩倍。薩勞為了加強賣壓,還會用滑鼠與鍵盤,間歇性地手動放入289和188口。市場一下跌,他就機伶地進行真正的交易,賣掉E-mini之後再用更低的價格買入。

最後,到了倫敦傍晚7點40分,也就是芝加哥下午1點40分,納凡德關了系統,停止交易。他為什麼選擇在那個時間點收手,原因仍不清楚,或許是他媽媽叫他下樓吃飯吧。根據監管人員的計算,這次擾亂市場的程度,在他自己的記錄榜上可以排第二,大約影響了1,850萬筆單。光是最後那2小時,他就買賣了62,077口,總價值34億美元。如果市場在任何一個時間點重整,他的帳戶就會完全歸零;但事實上,E-mini跌了361點,讓他賺了879,018美元。接下來發生的事,他都只是一個旁觀者。

就在納凡德關了自動交易員程式後1分鐘,芝加哥時間1點41分,E-mini開始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和強度暴跌。標普500的市值在4分鐘內蒸發了5%,遠超過當天的跌幅,在價格表上畫出了一道懸崖般的線條。幾乎同一時間,SPDR公用事業類股ETF也跟著紐約證券交易所連動。接下來個股開始顫動,全世界各地的交易員螢幕上都閃爍著一片紅海。恐懼指數飆高了20、25、30%,道瓊首度在6個月內跌破1萬點。恐懼的市場參與者各自逃命,抽出資產,導致E-mini像瀑布一樣,一口氣下墜5個或10個跳動點,一度連原油都遭殃。從法蘭克福到上海,緊密相依的金融市場陷入一片混亂,末日般的惡夢在現實生活中加速上演。1點45分28秒,E-mini的階梯凍結了。芝商所防止價格過度波動的機制進場,在漫長的5秒鐘內,沒有任何交易,全世界的真人交易員與演算法都一起暫停了。道瓊在5分鐘內的跌幅就創了114年來的歷史紀錄。

交易能繼續的時候,E-mini開始快速且奇蹟般地往上爬升。標普500從1點45分的低點1,056點開始,到了1點50分已經來到1,096,3分鐘後到了1,120,把E-mini的走勢變成了一個陡峭的V字型。交易員還沒能夠從集體恍惚中醒過來,只發現價格已經重新振作了。交易自動以超高速度進行,演算法和演算法以前所未見的狂亂方式互動。就算有些人急著想要出場,交易量還是攀到幾乎是歷史的高點,期貨就像彈珠台裡的鋼珠一樣飛過來飛過去。

不過,交易所當天的變化還不算是這天最奇特的事件。在芝加哥時間下午1點45分到2點之間,美國最廣為人知的幾家企業的股票,以完全不合理的價格易手了。寳鹼、惠普、通用電氣和3M的股價下跌超過10%,而熱門的ETF安碩羅素1000大型價值股指數基金從50美元跌到0.0001美分,埃森哲的股票則以1美分成交;而在光譜的另一端,蘋果和拍賣公司蘇富比則是漲到每股10萬美元,公司市值短暫破兆。

股市暮光如曇花一現。E-mini繼續回升,參與者試探性地回到市場,個股開始以正常價格重新交易,回到了下午1點半以前的光景。在半小時內,市場回溯他們的損失,等到紐約證券交易所收盤的時候,道瓊已經回到了10,520.32點,一天跌幅3.2%,雖然不小,但也稱不上特別。任何交易員如果在2010年5月6日下午1點半離開電腦桌去喝杯咖啡,就會錯過了這一切──但是大約20分鐘後,金融市場會在煉獄中掙扎。最後,沒有人知道原因是什麼,災難就這麼轉向了,只是餘波還會盪漾個好幾年就是了。至於納凡德.薩勞呢,他放了自己幾天假。芝商所在那個月又再度發信,提醒他要秉持誠意與善意進入市場。「我剛打給芝商所,」他寫信給經紀人說,「叫他們都去吃屎。」

(本文摘自《閃電崩盤:一兆美元的真相!全球追捕,史上最神祕的金融罪犯》/先覺出版)

【作者簡介】

連恩.范恩(Liam Vaughan)

《彭博商業週刊》倫敦資深調查記者,耕耘財經商業圈超過10年,擅長描繪緊湊刺激的金融世界。

2013年,范恩率領報導團隊,揭露了操縱每天五兆美元外匯市場的國際陰謀,引發橫跨三大洲的調查,最後包括摩根大通、花旗集團、巴克萊銀行以及瑞銀集團等銀行,總共被處以100億美元的罰款。范恩因其卓越的調查報導,於2013年獲頒「溫考特獎」(Harold Wincott award)最佳財經報導,2014年更得到財經新聞界最高榮譽「羅布獎」(Gerald Loeb prize)的肯定。

他的首部作品《魔鬼交易員:震驚世界的利率欺詐案始末》(The Fix: How Bankers Lied, Cheated and Colluded to Rig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Number)於2017年出版,分析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LIBOR)醜聞,包括《星期日泰晤士報》《衛報》等英國媒體都曾大幅報導。

本書是他的第二部作品,尚未出版便備受矚目,並即將改拍為電影,由《貧民百萬富翁》男星戴夫.帕托(Dev Patel)領銜主演與擔任執行製作,並由《攻敵必救》話題編劇強納森.培雷拉(Jonathan Perera)改編劇本。

【譯者簡介】

葉妍伶

英國愛丁堡大學翻譯碩士。矽谷創業家、Girls in Tech台灣分會會長。譯有《頂尖名校必修的理性談判課》《能量七密碼》《壓力更少,成就更多》《泛工業革命》(合譯)《五星級溝通術,你的成功巨浪》《暢銷書密碼》等,以及諾拉.羅伯特和史蒂芬.金等多位作家的作品。

《閃電崩盤:一兆美元的真相!全球追捕,史上最神祕的金融罪犯》/先覺出版
《閃電崩盤:一兆美元的真相!全球追捕,史上最神祕的金融罪犯》/先覺出版
#市場 #薩勞 #mini #交易員 #芝商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