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有愛心長期餵養浪浪的人很多,尤其天氣這麼冷,很多人會不忍而動起納編的念頭,但卻不是每隻習慣自由的浪浪,都願意讓你收編。

最近接到好心人士詢問:「可不可以幫浪浪做寵物溝通?」同樣是生命,浪浪應該跟家裡的毛孩沒兩樣吧,一開始心想。但直到接到這位案主的求助、整個過程才讓我感受到,跟浪浪的溝通、困難度更高些。

案主手足無措的找我幫忙,她長期餵養三隻浪喵,其中一隻看起來又髒又兇的應該是公的,她不敢抓牠,希望從另外兩隻母的下手抓去結紮,以免生養下一代、讓挨餓受凍的事代代相傳。

但是她才抓了一隻進籠,這隻被她稱為「妹妹」的就已經哭的呼天搶地,她嚇得不敢再誘捕第二隻。結果形成一隻在籠內哭、一隻在籠外哀號,猶如梁祝十八相送的戲碼,哭得她既心疼又不知如何是好。

她只希望我幫忙溝通:「阿姨只是要帶妹妹去動物醫院結紮,很快就回來了,姐姐可不可以一起去作伴,順便也結紮?!」免得這兩隻誤會她要幹嘛,哭得傷心欲絕,.還好她平常有拍照的習慣,勉強有這兩隻浪貓的照片。

只是一連上線,我才瞬間想到浪浪是否聽得懂人話呢?沒有經過馴養的牠們,對人話的概念到底能理解多少?這樣的疑慮讓我突然間語塞,支支吾吾如同使用洋涇濱喵語,不知怎樣表達這位好心阿姨的想法。

我先從妹妹下手,畢竟牠突然被抓到醫院,應該比待在原地的姐姐更害怕吧。

「阿姨送你來醫院,只是要幫你結紮,你不用怕,也不要哭哦,手術完你就可以回到自由的野外,乖,不哭、不哭…」

只見牠歪著腦袋劈頭問我:「結紮是什麼呀?」果然人類的詞彙對浪浪太陌生了!

我:「就是動個小手術,讓你不會懷孕。」

浪喵:「我為何會懷孕?為什麼不讓我生小孩呀?」

雖然「妹妹」表示出疑惑,但我想,重點應該是告訴牠不要害怕就好,所以我也沒有多想,就跟牠切斷連線,再對著外面那隻姊姊的照片聊,希望牠也能乖乖進籠去醫院陪妹妹結紮,第二天「浪喵姐姐」真的依照約定,再度出現在案主家附近,似乎聽懂我要牠去醫院陪妹妹的交代。

但案主被貓哭怕了所以改變心意,當天並沒有抓姊姊去獸醫院,只有餵食便放牠走,這讓我覺得有點失信於喵姊姊,但溝通師也不能干涉太多,只能靜觀其變。幾天後案主跟我聯絡,答案竟然神展開!

獸醫檢查後說:「那隻浪貓根本不是母的」,還因此退了些許費用給案主,因為公的結紮手術比較簡單。

天哪,難怪那隻浪貓一直疑惑於為何案主要擔心牠懷孕?又不准牠有小孩!我本來還以為牠在為自己的貓權抗議,結果竟然是搞出性別烏龍,終於理解寵物溝通規則「不是主要照顧者的毛孩不要接」,因為訊息錯誤只會導出錯誤的結果,尤其是不見得熟悉人類語言的浪浪。

文章來源:柚子貍 心靈捕手&生命教練所
文章來源:柚子貍 寵物溝通
#結紮 #性別 #浪貓 #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