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下旬立法院通過行政中立法,其內容引發了不少社會爭議。顧名思義,行政中立法要規範的是公務人員動用行政資源或行使公權力的中立性,不得偏袒任何人或任何政黨。其實,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的規範,原本就有「行政程序法」、「採購法」等相關規定,而行政中立法所想要強化的,主要是在態度等軟性行為方面。

行政中立法 規範軟性行為

例如,若是單位主管雖然在作為上依法行事,但是辦公桌前明白擺著「挺馬」或「挺扁」的大旗,那絕對會影響同僚氣氛,大家心裡七上八下,自然也會干擾文官體制的運作。

拋開行政中立法不談,十幾年來,我心中始終有個疑惑:究竟哪些職業的「不中立」行為該用法律約束?又有哪些職業的「不中立」行為只適合以倫理約束?經過前一陣子行政中立法的爭辯歷程,我總算自己釐清了一些觀念。

醫師會計師 行為多靠自律

先看醫師這個職業。在概念上,病患當然希望他們的醫師能「行醫中立」。如若不然,某醫師若是手術或磨牙時不時盤問病人的黨派屬性、要求對方挺馬或挺扁,則病人沒病死也可能被活活嚇死。我曾經造訪一家牙醫,診所中繚繞著某政黨的戰鬥歌曲,不時夾雜著鑽牙機的尖銳聲,聽了讓人毛骨悚然,當然也不利於醫病關係。但儘管大家都希望行醫中立,卻少有國家以立法規範醫院或醫師的行為,為什麼呢?

再看會計師這個行業。上市公司的簽證會計師其所簽意見都代表了某種公證力;正因為如此,會計師名稱才會叫做CPA(Certified Public Account),其中C即代表認證,授予其專業能力,而P字代表其意見具有社會公信。倘若會計師黨派色彩鮮明,而對兩岸經貿往來、或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行為有強烈的價值判斷,則當他對某公司報表或併購對岸企業價格表示意見時,難免就會混淆主觀判斷。但同樣的,沒聽說哪個國家對會計師執業的黨派傾向,有任何法律規範。為什麼?

最後來看看教師。社會學家韋伯非常反對教師在課堂上向學生表達其政治傾向,因為教師與學生之間地位不平等,學生根本無法與老師公平討論政治是非。雖然教師不宜談論政治,各地也鮮有以法律規範教師的教學政治傾向。這又是為什麼呢?

三因素決定 是否立法規範

我認為,一個理應中立的職業究竟需不需要以法律強制其行為之中立,取決於以下幾個因素。

一、中立不偏頗當然是個值得推崇的價值;但若個人行為恰也代表其他同等重要的價值(如講學自由),那就不適合以法律規範其行為。國家不宜強制規範教師言行,其理在此。

二、如果行為本身的源頭是公權力、是來自於人民的授權,那麼人民自然就有權力透過立法秩序,對他們的授權內容與行使方式做些約束。要求公務員行政中立,其理在此。

三、某些行為也許確定應該中立,但若行為者成千上萬(如會計師與醫師),表示人民有極大的選擇權,因而也有空間予以迴避。此時,行為者的黨派傾向就不致於成為人民的困擾,當然也就不必勞駕法律來約束。

行政中立、專業中立確實都是值得肯定的價值。但有價值的事情是否該立法規範、又如何規範才不致侵犯其他的價值,恐怕是個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作者為中研院院士,現任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

#立法規範 #會計師 #教師 #價值 #行政中立 #傾向 #醫師 #規範 #中立 #行政中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