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輸贏的定義是什麼?一席立委?還是在地方開辦一個國際賭場?九月廿六日這一天,雲林和澎湖,分別舉辦立委補選以及博弈公投,巧不巧,對人的選舉,國民黨分裂,讓民進黨提名者順利當選。至於對事的公投,出乎原先的預期,在反公投社運積極不放棄的宣揚下,開放博弈未能過關;又因為國民黨公職多支持澎湖開放博弈,這兩個地方性的選舉被界定為「國民黨的挫敗」,甚至是「馬政權的鬆動」。

如果單純從選舉得票數、國會席次以及國民黨政策主張而論,上述推論理所當然是對的。但是更深一層推究這兩地選舉的本質,輸贏的定義可能就得重新寫過。

以雲林立委補選來說,選舉的發端是因為國民黨參選人涉入賄選遭起訴判刑後,依法取消當選資格。國民黨參選人在雲林,幾乎從無例外必須妥協於地方派系的需求,從李登輝執政末期,這些依靠國民黨、卻又蠶食國民黨的地方派系,進步不大、幾無轉型,結果讓李登輝政權以「黑金」之名終結;八年政黨輪替,這些地方派系少數轉而靠攏民進黨,像嘉義縣,進而打破地方派系生態;但多數變化不大,不論是否依附國民黨,或以無黨籍之外,終究還是以派系協調、樁腳綁票的模式,維繫地方政商力量,同時,繼續啃食國民黨。雲林縣就是典型之一,永遠的張榮味、永遠的水利會、永遠擺不平就靠向民進黨,張榮味確有實力,他的實力卻永遠只為張派服務;水利會是國民黨培植的地方網絡,但和張派差別不大,對他們而言,國民黨存在的前提是:張派(或水利會)不倒。

如果派系能與時俱進,體會時代與人民需求,適應或重建一個乾淨的地方生態,派系不倒問題不大,偏偏這些依附於地方派系生存的政治人物,不論學歷有多高,經歷有多美,都得照著派系的規章辦事,候選人不買票?成,樁腳買;兒子不買票?好,老子買;拿地方民眾當白痴的競選文化,不敗才怪!

雲林補選讓民進黨多一席立委,這席立委於國會政黨生態影響不大,國民黨在立法院還是最大多數;民進黨席次距離所謂罷免總統,還很遙遠,與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地方派系掐著脖子,不如鐵了心,「寧要清廉不要黑金!」馬英九在花蓮縣長黨內提名爭議中,曾經發過類似重語,雲林立委補選一役,從頭到尾他不加聞問,展現了他在沉默中的決心!

澎湖開放博弈則屬於事的公投,澎湖雖不至於像雲林地方生態如此壁壘分明,但差異沒這麼大,地方數來數去就是一位「澎湖王」,而圍繞在澎湖王身邊的地方公職口徑一致,要求設置賭場,早從李登輝時代就開始各路遊說,即使扁政府八年,這群依附於國民黨的地方人物,依舊神通廣大地取得民進黨重要人物的支持,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還煞有介事地考察過。但就因為賭場爭議過大,十多年來幾番討論,還是沒辦法付諸實現。

馬英九總統的競選政見雖然贊成離島設置博弈特區,但前提是要經過住民公投,與雲林立委補選一樣,馬英九從頭到尾並未再置一詞,完全放手讓地方人士自行裁奪,所謂的澎湖王,幾乎沒有在馬英九身上下工夫的空間;不但馬英九不多言,國民黨立委之間意見亦屬分歧,支持與反對者皆有之,國會亦未介入這次公投,讓地方公共事物有一個充分自主決擇的空間。至少未來三年,不必再費神費力在澎湖要不要設置賭場這件事上,至於其他縣市要不要設置賭場?有澎湖縣為前例,公投,就是一個最簡單化解爭議,取得最大共識的方法。

國民黨在台執政超過半世紀,「黑金」兩個字就能一夕整垮這個百年老黨,前車之鑑未遠,國民黨才拿回政權一年半不到,老勢力、舊思維,又逐漸顯現張牙舞爪之態;地方派系、政黨山頭背地裡撥打的算盤,從來不是信念和理想,雲林立委補選、澎湖公投的結果,正好給國民黨一個重新檢視信念和理想的機會,重回二○○八贏回政權之初衷:清廉、改革。

#馬英 #公投 #地方 #國民黨 #選舉 #民進黨 #派系 #澎湖 #地方派系 #雲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