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學上有一種制度決定論,制度的調整可以改變政治人物的行為,因此,當民進黨好不容易贏得一場選舉,席次接近罷免總統門檻時,他們的本能反應是:非罷不可。

而讓民進黨有非罷不可的迫切性壓力,並不是民進黨已跨過門檻,反而是不確定因素。

因為,立法院現有立委只有一一二席,要等到南投補選確定後,才會有法定的一一三席,民進黨如果已達到二十九席,也就是一一三席的四分之一門檻,則也許他們不會急著寶刀出鞘,反而會考慮罷免的時機;相反的,趁著南投補選前出手,難道不是顯示,民進黨有一點心虛,不敢確定可再多拿一席,因此一定要把握這個空檔。

當然,民進黨也知道這是假議題,畢竟,罷免總統要在立院過關,要七十六席,民進黨現有的席次還要翻幾翻,才能得手,而現階段的民進黨,要拿下過半的五十七席,都還有功課要做。

畢竟,任何選舉都是對現任政府的信任投票,國民黨大敗,不表示民進黨已經受到民意的肯定,民進黨與其虛耗力氣在不會成功的罷免案上,還不如多多增進在國會討論政策的能力,才可能爭取到多數選民的支持。

確實,過去一段時間以來相當低迷的民進黨,亟需雲林的勝利,自扁案爆發後,民進黨違反常理的挺扁,但是當勝利還是有可能的時候,民進黨必須有信心走出扁案的陰影,並提出合理的政策,勝利才可能保持。

#席次 #確定 #制度 #南投 #民進黨 #時機 #罷免 #政策 #勝利 #補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