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前朋友就警告我,不要在電影院睡著,果然,電影《切‧格瓦拉》記錄片式的沉悶及壓迫感,一度讓我昏昏欲睡,但還是被感動了,只是,我不得不問自己,為何我們還要看格瓦拉的傳奇,或者,如果生長在這個時代,他會是怎樣的人?

畢竟,當年貧困、充滿被剝削者的拉丁美洲,目前經濟成長不算差,有人形容是後冷戰時期成長最快的地區;而當年成功以游擊隊狠狠打擊美國的越南,早就轉向資本主義;更令人驚訝的是,在六十年來最嚴重的金融風暴之後,今年夏天歐洲議會選舉,左派大敗,在資本主義最脆弱的時機,左派都找不到空間,共產黨或遊擊隊還有什麼出路?

左派之所以大敗,其中一個原因是,德國、法國的中間偏右政黨,早已批上左派的外衣,大幅的增加社會福利及政府支出,和社會主義政黨幾無差別;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當全世界都出現「網路公民」時,我們還需要職業革命家嗎?

就如同漢娜.鄂蘭說的,革命家從不生產革命,他們只是看準最佳時機,準備接受革命成果;也許,格瓦拉不斷的「輸出」革命,不只是為了拉丁美洲,也是為了保持革命的理想性。事實上,共產體制之所以難以為繼,被形容為二十世紀最錯誤的一場實驗,最主要的原因,不就是運動的成果被職業革命家掠奪嗎?

只是,沒有了革命家的今天,若只剩下無動於衷的官僚、和既成現實的政經體制,誰來對抗不合理的事?看來,二十一世紀的「網路公民」已經擔負起這個任務,過去,心懷不平的人,必須戴著面具、拿著玫瑰或穿著紅色T恤,才能在街頭相認,但現代的網路公民,只要在網路上討論,就可以欣喜的發現,「原來你也在這裡」。

在網路上,當然也有職業革命家,但更多是業餘運動者,平常,他們各有自己的人生要過,但是,偶爾在一棟被遺忘的古蹟旁、或是一棵奄奄一息的老樹旁,你會看見他們忙著搶救的身影;有時候,他們在深夜為八八水災災民發出求救訊號;有時候,在星空下,他們陪著廢墟中重生、非常稚嫩的學生運動者一起守夜,就好像小王子守護著他的玫瑰。

這些網路上的業餘運動者,形成一個「百萬叛變」世界,只是,這是非常溫柔的叛變,他們不想將成果佔為己有。

《切‧格瓦拉》電影的最後一幕,格瓦拉回到載者古巴革命者的船上、沉思的看著海浪。我想,將來不會再有古巴革命了,但是格瓦拉永遠存在。

#格瓦拉 #網路上 #公民 # #網路 #革命 #原因 #電影 #左派 #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