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兩岸統合學會最近與大陸對台研究重要學者在北京召開了研討會,首次就兩岸定位與未來和平協議進行深入的學術研討。雖然大陸官方將此會議定位為「學術研討」,但仍具有高度的現實政治意義,討論內容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本報摘錄會議發表論文,連續登出,今天為系列之六。

就目前兩岸經濟的交流來看,已到了一個新階段,那就是兩岸如何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如果順利通過這一關卡,在兩岸貿易和投資上,會再上一個台階。不過,這恐怕也是處理政治議題前的「天花板」,再深一層的經濟統合就須要處理好政治議題,那時也才有可能觸及共同市場、共同貨幣等高階的經濟統合議題。

金融MOU是指兩地區金融相互開放後,金融訊息、金融監理的相互交流與合作。尤其在實地金融監理時,雙方應給予協助與尊重。這種框架性文書,是金融開放的前提,卻不必然與實質開放的准入條件有關。准入條件方面,台灣擔心的就是MOU簽署後,大陸會要求擁有WTO最惠國待遇,則台灣金融市場的門戶將洞開;另台灣金融機構到大陸發展,若只有WTO待遇,對業務開展會受到很大限制。

框架性協議先行簽訂

面對這個問題,台灣的對策有二:一是可以只簽MOU,准入條件再進行後續協商。二是待後續協商後,一併再簽MOU。實際上,大陸金融要進入台灣,除了MOU外,還要經由申請,由台灣金融主管核准,這當中沒有默契是行不通的,大陸似也有接受「加權平等」的心理準備,比較複雜的是台灣要求超WTO待遇(或稱WTO+),這就會與ECFA有關。

兩岸若要簽訂ECFA,有類似「東協加一」的範本可供引用,也是一個框架性的協議,約定在一段期間,經由協商達成降低關稅或自由貿易協定的目標。為了防衛可以排除若干敏感的領域,例如農業或勞工移動等。如果單純只簽ECFA,應該隨時可簽。但如果想在簽ECFA時,彼此就要有優於WTO的待遇,那就是「早期收穫」的約定。譬如,明年起「東協加一」開跑,台灣石化業恐受嚴重衝擊,或者台灣金融業進入大陸的准入條件,都可以在「早期收穫」中列入。

一旦ECFA簽訂,且有若干「早期收穫」實施,即可累積更多善意。接下來兩岸的議程,就要向兩方面開展,向下要在文化、教育的議題紮根,往上在「兩岸定位」和「和平協議」上去面對,文化經濟的統合才會走得平順。否則,未來的統合將出現新的難題。

經濟統合需政治基礎

ECFA如果能夠簽訂,則兩岸貿易、投資及部門開放及相互便捷化上都需要兩岸政府的主管部會(委)面對面商議。原有兩岸兩會這種白手套式交流,是否能夠處理,實在值得懷疑。

兩岸之所以要經由兩會進行正式會議,就是無法做到彼此「互不否認」的具體證明。這樣子如何深化兩岸的統合,並去除台灣民眾對大陸深入交流的疑慮?所以,兩岸定位及國際組織的參與這兩個非常政治性的議題,似乎已到了非要嚴肅面對不可的地步。若以歐盟統合經驗來看,在經濟整合上,還有諸如共同市場、單一市場、貨幣統合等議題,可以作為政治統合前的經濟議題。

不過,以台灣對兩岸政策的敏感程度來看,ECFA應該是現階段經濟統合的最高極限。必須先回過頭處理政治議題,才能往下走。

兩岸政治議題環繞在「結束敵對」、「兩岸定位」、「國際參與」與「主權爭議」等。可以一一尋求各議題的和解,也可以用一種框架性的協議去涵蓋,譬如「兩岸和平協議」。

當然,一旦碰觸政治議題,台灣人民會感受到「台灣主權意識」的壓力,期待大陸能夠有更大的讓步空間;大陸人民則會有形成台灣獨立的風險。這樣的信任落差可以理解,也只有經由不斷的溝通及包容,才能為兩岸進一步的經濟與全面統合走出坦途。

國際貨幣制度須修正

在二十國集團領袖會議,中國已清楚點出美國所主導的IMF及以美元為主的國際儲備貨幣制度,勢必進行修正。否則,美國因美元的特殊地位,可以不必節制地進行超額消費,將使亞洲的貿易順差國手中持有大量美元,美元貶值將帶給順差國國外資產大幅縮水的風險是非常明顯的。

中國亦深知目前還無法取代IMF或動搖美元的地位,但從亞洲布局漸進修正這個嚴重傾斜的失衡,卻也是必要的,亞洲貨幣整合成為重要的戰術突破口。過去在想到亞洲貨幣整合的可能性時,大多把希望寄託於中、日、韓三國。然而,因為中、日、韓間的歷史因素,以及未來誰為霸主的競爭地位,使貨幣整合陷入膠著。為了達成更大的戰略目標,所謂「聯合次要敵人來打擊主要敵人」的統戰觀似乎可以派上用場。正如亞洲地區經貿整合在陷入僵局時,中國在和平崛起與和平發展的戰略基礎上,果決地以較大讓步爭取到東南亞國協的合作,而於2010年跨出「東協加一」的里程碑,也順勢達成2015年「東協加三」的目標。

先推動亞元恐不實際

一步到位的推動「亞元」(Asian Currency)似乎非常不實際,如果能夠循上述以東南亞作為突破口的戰術,先在「東協加一」的架構下去推動貨幣整合,仿照歐元前身的「歐洲貨幣單位」(ECU)來推動「亞洲貨幣單位」(Asian Currency Unit,ACU),應該是可以思考的途徑。如果「東協加一」區內貿易能以ACU做為報價,逐步推展,則由ACU到亞元就是一個可能實現的過程。

當然,在人民幣尚未能自由兌換的前提下,以人民幣為主的ACU恐怕也仍有許多障礙要排除,許多基礎性工作要建構。因此,ACU推動之前,如果能夠把兩岸四地(港澳台和大陸)外加新加坡,這個大中華地區的貨幣先進行整合,諸如雙邊換匯協定、在貨幣清算機制下,先進行相互貿易報價以本國貨幣取代美元等方式,應該是可以啟動。

貨幣整合具高敏感度

這當中要處理的就是台灣的參與。如果中國不制約甚至主動邀請台灣參與正式的區域性組織;台灣也以更大的信心去面對中國為主導的區域性組織,那麼大中華地區的貨幣統合就可以向前跨一大步。在這個基礎上,就可以類似東協加一的ACU推進,然後進一步推展至「東協加三」或「東協加六」,「亞元」的誕生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當國際準備貨幣由獨一的美元,推進美元、歐元、亞元鼎足而三時,新的國際貨幣體制才有可能實現。

在「亞元」整合過程中,兩岸貨幣整合的想法恐怕並沒有兩岸政治面的可行基礎,因為貨幣是具有高度主權意味的領域。如果前文所指的和平協議框架能夠實現,那麼類似「華元」的構想也才有機會碰觸。在現階段可以處理的是類似新台幣與人民幣間的兌換與清算機制。一旦有了清算機制,新台幣與人民幣間的匯率就可以直接掛勾,不必像目前經由美元間接訂定兩者間的匯率。這是現實中必須去推動的第一步,然後,兩岸才有機會去討論類似中國與其他國家所簽定的兌換協議,台灣的外匯存底也才有納入人民幣的可能性,再漸進推動雙方之貨幣整合。

#大陸 #協議 #金融 #貨幣 #兩岸 #台灣 #東協加 #議題 #統合 #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