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立委補選,國民黨慘敗;緊接著,國民黨的縣長提名人選,張榮味的妹妹張麗善宣布退選。

張麗善的大動作可以做很多解釋,它是張家為立委補選的輔選失敗負責?它是張家眼看國民黨在雲林大勢已去,因而持盈保泰,暫時退出政治這個江湖?

但我的理解卻不那麼簡單。我觀察到的是,做為國民黨地方群眾基礎的派系,在最近的這段期間,對國民黨中央自認了不起的那些所謂「黨菁英」,已反感日深,那種「不和國民黨玩了」的情緒已開始發酵蔓延。國民黨的地方派系一向在國民黨內扮演「抬轎人」的角色,而今抬轎的已覺得意興闌珊,不想再抬下去。國民黨的麻煩真正開始了。

其實,只要從事政治或社會工作,因為涉及體制、資源、影響力的建立與分配,都必然有呼朋引伴,牽連勾串的本質。這就是派系或幫派的起源。國民黨從中央到地方都有派系,民進黨亦然。不只台灣如此,美國和日本也不例外。派系是政治的本質,也是必然。

但在台灣,由於過去國民黨長期執政,它的派系力量自然較全面,而民進黨後發,它的派系當然較小較遲。這種相對的權力位置不同,遂使得民進黨對國民黨的攻擊裡,將地方派系當做箭靶之一,並將「地方派系」與「黑金」劃上了等號關係。

民進黨攻擊國民黨的地方派系,乃是它與國民黨爭取地方群眾的一種論述策略,若被攻擊的國民黨地方派系違法亂紀,或搞得惡行惡狀,這種攻擊當然正確;否則就純粹是黨同伐異的攻訐。聽聽就可以,不必當真。

不過,眾所周知,國民黨從來就是個沒有思想的政黨。在藍綠長期的鬥爭裡,指揮棒永遠在綠色這一邊。民進黨對國民黨地方派系的攻擊,它在地方上並沒有產生多大的作用,但民進黨的攻擊,卻意外的以另一種方式發揮了效果:

一、當馬團隊這些自認的「菁英」,他們心態本來就看不起地方政治人物,民進黨對國民黨地方派系的攻擊,就等於合理化了。他們看不起同黨地方政客的心態。

二、馬英九去年在國民黨全黨努力下高票當選,全台灣各地方抬轎子之功最大,但縱使到了今天,馬團隊都還認為馬的當選靠的是他自己的形象而不是國民黨,更不是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在馬當選就職後,馬團隊在這種自以為是和自大的心態下,甚至還很擔心地方政客對他的政權會有不利的影響。這也是馬在競選黨主席期間,不斷透過身邊核心人物放話,要照他的形象改造國民黨及地方派系的原因。由於馬及他的親信有這樣的思維,長期以來國民黨中央與地方的共生關係遂變成了「新的宰制命令關係」。馬團隊已經以一種非常詭異的方式扮演起民進黨要消滅國民黨地方派系的執行人角色。

因此,今年以來,國民黨的中央與地方關係業已生變,自以為是的中央對地方毫無任何尊重,也缺乏耐心和雅量來經營地方,以為憑著馬形象即可所向無敵。這種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心態已造成地方極大的反彈。苗栗立委補選失敗、花蓮縣長黨內初選馬核心的葉金川大敗、雲林立委補選口袋人物張艮輝慘敗,這都和黨內地方派系或地方人士的不滿與反彈有關,再加上馬政府本身沒有政績,還能選甚麼?不久後的縣市長改選,花東宜蘭、新竹南投,都是凶多吉少之局。當一個政黨歧視自己的地方基礎,派系已不想和它再玩,這個黨外患未已,內部已離心離德,它的危機已正式開始了!

張麗善家族,這次在雲林立委補選上被搞得裡外不是人,決定退出縣長選舉,寧願與他們家背叛的張輝元修好,也不要和國民黨再玩下去,張麗善的退出縣長選舉,絕非小事,而是國民黨「中央──地方」關係上的一件霹靂大事,它肯定會在未來的幾次選舉上發酵!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攻擊 #地方 #國民黨 #馬團隊 #民進黨 #派系 #民黨 #關係 #心態 #地方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