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對「大內高手」這四個字,應當是既熟悉、又陌生;一方面是小說電影中常有這類人物的描寫,另一方面也是很少人見過真正的大內高手。不說武俠傳奇中高來高去如御貓展昭,到了現代,總也看過李連杰演的「中南海保鏢」,或是好萊塢電影裡,凱文科斯納那種跟在總統黑頭車旁,跑步不喘氣、動作精準狠的勁裝黑衣人。總的來說,大內高手給人的形象,除了外表酷帥挺拔,個性上尤其堅忍冷靜,專業穩定,特別是在值勤時。

大內,古代是指皇宮,現代自然是總統府或元首官邸。今時今日在大內擔任護衛,也許未必是武術高手,但在人員的素質、安全的嚴謹度上,標準絕對不應也不能降低。如果,大內依舊深深,高手卻已不再,最後還成了媒體報導中的「愛喝三人組」、民眾心目中搖頭嘆息的笑柄,這不僅是對大內高手最大的反諷,更是元首安全維護的潛在危機。

從扁政府時代開始,這群理當是「菁英中的菁英」,就已出包不斷,到了以潔身自好、自律甚嚴著稱的馬總統,更是每下愈況,荒謬加碼。總統特勤人員的酒醉事件船過水無痕般落幕,卻留下了太多的疑問和隱憂: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坦承隨扈確在出訪專機上喝酒,問題是,這分明仍是在執勤期間,怎可喝酒?而因為這個報導,外界才知道,原來即使在總統官邸內,特勤一旦「下班」後即使人在官邸也未禁止喝酒!不僅總統府、國安局先否認再被迫承認,他又說,機上喝酒的特勤人員只是出現「言語控制力下降」並未騷擾空姐,但控制力下降的實情如何?未騷擾空姐必有失態,才會遭記兩次申誡,但國安局長蔡得勝又認為處分太嚴苛,那麼是總統府太超過?還是國安局長的標準太寬鬆?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蔡得勝認為外界把特勤人員「神格化」,特勤也是人、工作壓力極大的怪論。姑且不論總統特勤以個人「上下班」制決定工作紀律,而非將元首所處地點(專機與官邸)視為整體安全維護的邏輯,外界其實並未將特勤神格化,而只求基本的人格化;畢竟工作壓力大人皆有之,但從高手變成散仙,實在太過離譜!在專機與官邸喝酒已經失職,竟還喝到失態失控,先不論其酒量之差已顯示控制力不及格,又是何種心態膽敢讓其如此放縱,爛酒量還敢喝醉!

兩蔣時代,大內侍衛曾特別挑選浙江人士,這種以血統決定忠誠度的封建思惟固不足取,但隨著媒體爆料的增多,總統特勤應有的專業要求確已糗態百出。媒體已有評論指出,現行元首維安體系,主因依照威權君王將「統兵權」與「調兵權」分而統御、相互牽制的傳統,這種總統掌控侍衛長抓「內衛」、國安局長承擔特勤之「中衛」與「外衛」的架構,是否切合時宜,一在於人的要求整頓,二在於制度變革,必須權責統一、嚴肅面對;否則只想粉飾太平,得過且過,大內禁衛之弊,恐將從可笑變為可悲、可痛!

#高手 #總統 #喝酒 #元首 #控制力 #總統府 #大內高手 #特勤 #大內 #官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