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有幸任教於全國唯一的農經系所,去年忝列本系甄選入學的招生委員,對於五十多位來面試的同學出類拔萃的成績表現,印象深刻!而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多數同學出類拔萃的家庭背景。

這五十多位來甄試的同學中,大概七成來自台北縣市,普遍來自好學區學校或貴族私校;總共只有十二位同學來自中南部。這些在學校成績和活動參與上皆出類拔萃的學生父母中,約一成是大學教授,一成是醫生,其它有企業主、基金經理人等;父母直接務農的,好像一個也沒有。難怪,系上的清寒獎學金,值金融海嘯之際,還是一直沒人申請。

普遍而言,北部學生英語程度比南部學生好。這也難怪,許多學生(大部分來自台北縣市)有出國旅遊、遊學、或當交換學生的經驗,有人甚至每個暑假都出國。除此之外,他們興趣廣泛地參與多項「貴族」的活動、學習「貴族」的樂器。所以當偶爾看到甄試同學(中南部學生)中有人的興趣只有打籃球、彈吉它這類「免錢」的活動時,不免覺得落差很大。盡管他們學測成績相同,有「貴族」氣息的學生,在分類評分表上,當然是比只能從事「免錢」活動的學生占優勢。

在高度競爭下,差一分就差很多;然而,有些成績和優秀是可以用錢堆出來的。一些弱勢家庭的孩子,在教育資源相對缺乏的情況下,能獲得跟從優渥家庭的孩子一樣的成績,豈不表示其更是「可造之才」?更適宜來台大?在我看來,甄選入學不僅「強奪」了弱勢家庭獲取好教育資源的機會,也波及一般家庭,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得硬擠出教育預算,要孩子從小學這學那,弄得雙方都很累。

台師大名譽教授吳武典說:「多元入學用多元標準取才,本意良善,但往往為顧及公平,卻犧牲正義,窮人家的孩子沒錢從小補才藝、也常為了幫忙家事無暇參與社團活動,缺乏相關經驗及得獎資歷,甄選入學時難免吃暗虧。」不知道其他系怎樣,至少在台大的這場招生甄選裡,甄選的遊戲規則的確是這樣:有些人因為有錢而獲得了良好的教育機會。

廣設大學之後,名牌大學還是窄門。教育部要把這道窄門畫分為二,百分之六十歸於甄選之門,這好似為「菁英家庭」廣開了名牌大學的窄門。然而屬於金字塔中下層的尋常家庭,窄門比聯考時至少窄了一半,因為只剩下百分之四十的名額,留給他們憑實力去考取。彼何人也?豈不願意每年出國遊學以增進英語?又豈不願意學習多項才藝,讓人生更豐富又增色甄選資料?銀錢不夠而已!

如吳老師所說,多元入學,本意良善,但現階段制度本身容易流於「多錢入學」的偏差。在修正這個制度的「排貧」偏差之前,就擴大辦理,也許不久之後,台大將成為公立的「貴族」大學。

(作者為台灣大學農經系助理教授)

#貴族 #大學 #家庭 #活動 #學生 #窄門 #成績 #甄選 #同學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