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國(G20)集團領袖高峰會廿五日在美國匹茲堡閉幕,未來廿國集團將取代八國集團,成為促進國際經濟合作的主要論壇,中國、印度等開發中國家在國際經濟事務的影響力大增。在聯合聲明中,各國將對金融業薪酬與紅利嚴加限制,加強衍生性商品監理,以避免金融機構過度追逐風險。不過,這項初步共識卻沒有具體規範與時間表,未來如何進一步落實,以避免金融風暴再次發生,成為各國最大的挑戰。

今年四月初,廿國集團領袖在倫敦舉行高峰會,研擬救經濟藥方。當時會場外數萬名示威者高舉抗議標語,憤怒群眾包圍英格蘭銀行,並砸毀皇家蘇格蘭銀行的分行。這次歐巴馬刻意避開金融中心紐約,而選擇在匹茲堡舉行,有意讓場外衝突降溫,並趁機讓各界重新認識匹茲堡從老舊工業城轉型為高科技綠能環保中心的成果。

前一次倫敦高峰會曾達成多項共識,包括持續擴大財政支出,共同挹注一兆美元振興經濟;加強金融監理,把對沖基金、避稅天堂納入管理;針對金融肥貓的薪酬與紅利設限等。遺憾的是,五個月之後,當時各國領袖信誓旦旦要加強金融監理並嚴格限制金融肥貓的薪酬與紅利等各項改革,仍是原地踏步,毫無進展。

如今全球經濟逐漸邁向復甦,這次匹茲堡峰會主要議題包括提高金融機構的資本準備,降低財務槓桿的操作;限制金融機構以短期獲利成果作為發放薪酬紅利的基礎;共同設法改善全球經濟的嚴重失衡,例如美國應增加儲蓄、投資並降低消費,中國、日本則應降低對出口的依賴並增加國內消費。

由於峰會召開之前,美國宣布要對從中國進口的輪胎課徵懲罰性關稅,中美兩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大戰一觸即發,所幸歐巴馬強調這是單一個案,化解了危機。這次峰會中各國順利達成共識,將建立一個「強勢、永續、平衡成長的架構」,各國將定期聚會檢視相關政策並做必要的調整,以促進永續發展。這對美國而言,算是一大收穫。

不過,在金融改革方面,匹茲堡峰會後的聯合聲明卻流於空泛。例如,在限制金融業高層的報酬方面,聯合公報指出,金融業發放偏高的薪酬與紅利將變相鼓勵追逐高風險,未來應避免提供長期的紅利保證,高階主管報酬應依個人表現與公司的長期績效,將一定比例報酬延後發放。大會要求金融穩定委員會在明年三月的高峰會中就上述改革提出報告。不過,外界質疑,這項重大改革缺乏明確規範且沒有訂定罰責,幾乎沒有實際約束力。

先前歐巴馬曾在雷曼兄弟破產滿一周年之際,向金融業者喊話,強調金融改革勢在必行。不過,民眾對於歐巴馬政府錯失金融改革良機,相當失望。多數學者認為,雷曼兄弟破產之後,美國政府採取一連串措施搶救「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卻未同步進行金融改革,讓金融機構更加有恃無恐,最後倒楣的是全體納稅人。這次匹茲堡峰會後,各國領袖雖然達成加強金融監理的共識,不過,如果沒有徹底落實改革的決心,最終可能淪為空談。

值得注意的是,在匹茲堡峰會召開之前,法國總統薩科奇委託兩位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沈恩(Amartya Sen)完成了一份報告。這份報告批判現行一味追求經濟成長的政策,認為應該適時調整。現行以成長為導向的政策鼓勵民眾擴大舉債,好像借來的錢不用還;鼓勵企業不斷擴大生產,好像汙染是零成本。史氏認為,GDP的指標不見得可以充分反映人民福祉,執政者應更關注人民的所得、消費情形及健保、教育方面的普及性。

兩位諾貝爾獎得主針對金融風暴根源的分析,的確一針見血。各國政府一味追求經濟成長,鼓勵金融業、企業無限制擴張,卻忽略了失業與環境惡化所導致的社會成本。從這個觀點看,要避免金融危機再度發生,廿國集團在匹茲堡峰會針對金融肥貓的薪酬紅利所做的限制,只是最初步的改革,未來更大的挑戰是,政府適時調整長久以來追求的經濟成長目標,把關懷的層面真正落實到人民的福祉。

#限制 #峰會 #美國 #改革 #金融機構 #金融業 #紅利 #高峰會 #薪酬 #匹茲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