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初來臨,又是開學的季節,畢業且退伍了以後,那天,回到了母校的圖書館走走,想著早已除卻學生的身份,恐怕再也沒有重回的時候。

抬眼所及,大部分沒什麼變,不過想想只一年多的時間,能有多少改變?

三樓是期刊與查資料專區,中央的座位和四周的書架依舊,記起多年前的某一個暑假,曾經刻意避開眾聲喧嘩的場所,就泡在這裡,做著一些夢,用自己的行動去實踐。

像是點燃了什麼就會一鼓作氣,那個外面陽光美好的夏日,我在冷氣與書味中漫遊經過,一把投入電影的懷抱,把「電影筆記」從第一期開始看起,哪些經典哪些經過,好像也跟著那些過去的時光走了一遭,鄙視文青的抬頭卻又做著文青的動作。總之,那些文字都長成了畫面、自行在腦中旋轉上演,然後訂定計畫,想要彌補錯過的時間,從楚浮的「四百擊」到蔡明亮的「愛情萬歲」,大量而匆忙的塞進眼裡、間或走進心裡。

在那個青澀而勇敢的年紀,好像這樣便能換得一張入場券,從此走進膠卷的異想世界。

雖然現在仍是會為著感人的故事落淚、為著緊湊的劇情糾結、為著一個絕妙的開場或結束而拍案叫絕,只是不會再有走闖的衝動,因為長越大世界越大、夢想卻因為現實的高牆而慢慢鎖進死胡同。

但好像還依稀看見在那個靜好的夏日裡、一個埋首不懈的身影。

#走進 #做著 #文青 #越大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