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關注的張氏兄弟綁架人質籌錢救母案,終於有了結果。張氏兄弟認罪領刑不上訴;弟弟張方均被判緩刑,表示欣喜過望。我始終關注著這一起發生在廣州鬧市的刀劫人質籌款救母案。從到重慶調查張母狀況而在醫院當場捐款1800元的三位民警,到當天趕到法庭給張家捐款1500元的不留名阿姨,都讓人感受到在這個社會裡人性的善良和同情心並未被滅絕。

我現在要說的主要是此案報導中披露的計畫生育現象,相關報導說,哥哥張方述有一個3歲多的兒子徽徽,是他在廣東打工時與打工女友阿嬌生的,阿嬌受不了他家的赤貧已出走,他這些年就是為尋找「女友」,花光了打工的積蓄還欠了同鄉的錢。這個孩子現在沒有戶口,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黑人」,因此未能上飛機同奶奶一起來廣州。

我們不知道漂流在外地的打工者們有多少這樣的「黑孩子」。學者們在爭論計畫生育政策要不要鬆動,兩個獨生子女結婚可不可以生兩個孩子之時,計生政策、婚姻法、清談與斷裂的現實世界就這樣脫節了。

張方述、阿嬌這樣的打工者流動性很大,誰也管不了。只要阻礙城鄉人口流動和融化的戶籍制度存在,農民身分的人無法在工業化、城鎮化的過程中變為異地的常住居民,城鄉割裂,管理制度與生活現實割裂,包括計生方面的亂象就無法根本改變。

(摘錄自《南方都市報》2009-09-29,作者鄢烈山為中國知名時評者。原題:「劫持人質救母案,誰來反思背後的的計畫生育亂象?」)

#人質 #打工 #阿嬌 #救母 #割裂 #張氏兄弟 #計畫生育 #政策 #城鄉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