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兩岸統合學會最近與大陸對台研究重要學者在北京召開了研討會,首次就兩岸定位與未來和平協議進行深入的學術研討。雖然大陸官方將此會議定位為「學術研討」,但仍富高度的現實政治意義,會議內容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本報摘錄會議發表論文,連續刊登,今天為系列之八。

1949年以後,兩岸展開了完全不同的現代化實驗,但不管是採取資本主義,或是共產主義,某種意義上,其實都是帶著一些反傳統文化之因子的。隨著大陸文革的展開,台灣很快地選擇了「尊孔」作為政治符號,以對抗大陸的批孔揚秦,於是台灣幾乎同時展開了所謂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

大陸日漸重視傳統文化

但是,兩岸隔絕50年後,中華文化在兩岸的命運居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掉轉。先是,台灣在蔣氏父子之後,李登輝開始將國民黨政權本土化。而為了推動本土化,李登輝逐漸在文化上開始去中國化。可是李登輝當時畢竟還頂著中國國民黨主席的帽子,所以做得還不算過分。

到了扁政府時代,這一去中國化的工作便舖天蓋地展開了。扁政府主要通過教育手段,逐漸把中華文化從台灣下一代的腦海中抽掉,這手段雖不像文革那麼激烈,但還真是有幾分神似。

大陸卻從20世紀末,當中國在國際上的一些有形的層面漸漸有自信以後,一些比較深度的文化反省便應運而生了,也很快地產生了推力,使得大陸的官方也開始越來越重視這個問題,如官方祭孔大典的恢復,孔子學院的成立,《國家「十一五」時期文化發展規畫綱要》的發布,以及「甲申文化宣言」。更重要的是,大陸年輕人對中國的那份感情,這恐怕才是更具關鍵性的因素。

在中華文化復興這一課題上,兩岸其實各有一些優劣的條件。許多早年舊學根柢深厚而未來台灣的人,如陳寅恪、梁漱溟等,並沒有如季羨林先生一般,活到能獲得發揮的空間的時候。反而是錢賓四、唐君毅等先生,得以在港台大展鴻圖。當年國故派領袖章太炎、黃季剛的門人也在台灣,使得台灣在學術傳統上未和歷史脫節。而台灣學術在與西方接軌的課題上,領先大陸至少30年,因此它在創意以及思考的系統嚴密性、完整性上,台灣恐怕真的比大陸要好上很多。

台灣文化優勢短多長空

大陸在整個教育和文化體制上,畢竟與傳統文化和學術脫節太久了,在「十一五」計畫中準備在各大學普設國學院,面臨了師資與教材的嚴重匱乏,這就是明顯的證據。也因為這樣一個條件,使得台灣擁有相當一批人力,可以投入到相關的學術研究、教學,乃至諸如文化創意產業等行業之中,來為傳統與現代的接軌工作做出貢獻。

另一方面,台灣也面臨了巨大隱憂,那就是由於台灣研究和傳統文化的研究在資源上的重大落差,使得傳統文化的研究無論在人力上、課題質量上,都似乎有逐年下降的趨勢。研究上是如此,社會氛圍上更是如此。尤其是這些年在台灣成長的新世代,由於教育的走向,使得他們對中華文化的感情,已經愈來愈淡,相關知識也愈來愈淺薄,這幾乎是每個文史科目的老師所共有的感慨。

台灣目前仍具有客觀上軟實力的優勢,但卻短多長空,大陸則具有硬實力與主觀感情上的優勢,而這一優勢卻是長期的保證。

如果說兩岸能夠充分合作,則台灣應可彌補大陸因斷落50年所造成的缺憾,大陸也可以協助台灣重拾對中國傳統的想望,讓台灣許多仍對中華文化懷抱熱情的人,可以獲得比較多的資源,這當然能夠增加台灣新生代對中國的認同。

兩岸建構文化整合機制

要建構兩岸文化共同體,在兩岸定位的問題獲得基本解決之前,也許可以採取某種類似現在海基、海協的白手套模式,但是它必須以某種合署辦公、共同決策的方式為之,可以名之為「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其成員應包括兩岸相關部會決策階層官員與相關幕僚人員,以及相關學術和產業界人士,並由兩岸輪流擔任此一委員會的主席。

如果考量到台灣的特殊政治生態,則台灣方面也可以暫時由退休官員、資深學術界人士,或對決策有影響力的人士代替決策層級的官員。此一委員會的主要功能,當然不是兩岸教育、文化部門的太上部門,它的目標是「積極興利」,亦即在整合兩岸所有相關資源,以共同促進中華文化的進一步發展,並將中華文化推廣到全世界。

「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第一個可以嘗試的工作,便是引入台灣的力量,以共同經營已經頗具規模的孔子學院,讓它成為世界接觸中華文化的一個據點,甚至可以成為類似美國在二戰之後成立的「和平工作團」的組織,讓孔子學院成為一個「文化和平工作團」。

雙方共同經營孔子學院

具體作法,可分為上中下游。上游的工作可動員兩岸的國學研究者作各種現代國學教材的編纂,以適用於各種不同文化背景與年齡層,同時與兩岸各大學合作,培訓足夠的中華文化種子教師。中游的工作則在培訓兩岸青年,讓這些年輕人可以成為文化大使,向國內與國際傳揚中華文化的內涵。下游的工作,就是通過孔子學院現有以及未來可能增設的據點派駐文化大使,讓他們實際走入國內及國際的各個角落。

未來奠基在中華文化基礎上的文化創意產業,將會是一個明星級的產業,因此有必要由官方的力量給予輔導與扶助,特別是在研發工作上,更是兩岸政府必須特別著力的。如果兩岸能夠成立「中華文化創意產業研究院」,集合兩岸的創意人才共同研發,並輔導廠商建立產業鏈,這對促進兩岸的經濟發展,必然能帶來積極而正面的影響。

扶持中華文化創意產業

以中華文化為背景的文化創意產業,其聚落並不以政治為疆界,比如說媽祖的信仰便橫跨海峽兩岸,又比如說「玉」的文化乃是兩岸中國人所共有,如果「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能夠根據這樣的文化聚落來規畫文化產業園區的設置,讓它打破兩岸某種「政治上的疆界」,應該更可發揮其文化上的優勢。

此一文化產業園區將不只是負責生產而已,更重要的將是在行銷方面。如何創造出每一種文化產業的品牌等等,就會是成敗的關鍵。就這點而言,台灣這麼多年所累積起來的行銷創意,如果能配合大陸的世界性據點,將更有成功的可能。

無論是什麼方案,我的著眼點都只在幾點上,一是它可以為兩岸積極興利,另一個是累積兩岸體制性互動的經驗,並藉此消除隔閡,增加互信,最重要的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增加台灣對「整個中國」──不只是歷史、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也是由兩岸在歷史進程中所必將共同創造的那個整個中國──的認同。

上述構想其實並不必建立在兩岸政治談判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它並不需要在兩岸政治定位上解決之後才能進行。

因此,在我看來,問題只在兩岸當局是不是認為這樣一種「累積認同」的作法是必要的而已。

#工作 #大陸 #中國 #文化 #學術 #華文 #兩岸 #中華文化 #研究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