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第一個由肢障、視障與侏儒症患者所組成的舞團「鳥與水」,苦撐五年後,因沒錢沒人面臨解散;員林家商校友會不捨,昨日邀請他們到校演出,獲得熱烈回響,大家都拜託他們不要解散,讓團員們好掙扎。

自詡像鳥一樣飛翔、像水一樣柔軟的鳥與水舞團,最早只是身心障礙朋友們突破肢體障礙,建立自信的一項服裝走秀活動,由顏翠珍老師指導,後來因而發展成舞團,在五年前正式命名為「鳥與水」。

五年來,鳥與水不僅深入各學校、監所,以他們的表演詮釋最佳的生命教育,獲得一致好評,還連續三屆前往日本參加「亞洲舞蹈大賽」獲得身障組冠軍。

十五名平日分散各地的團員,為演出要放下工作,集合到台北練習,由於舞團並無固定財源,很難招收到新成員加入。但隨著大家年紀漸老,因為練舞肢障舞者出現脊椎側彎毛病,視障舞者在練舞耗掉大部分體力後,對原有也要耗體力的按摩工作,更顯力不從心。

上個月台北聽奧,來自對岸的聽障舞者所演出的「千手觀音」,令人嘆為觀止,也牽動各界對殘障表演者的關切。鳥與水的視障舞者林信廷說,我們也想有像千手觀音那樣的演出啊!但人家領的是公家薪水,是國家在養,我們卻得自己顧肚皮。

沒錢,加上沒人,鳥與水舞團的團員,縱有再多不捨與遺憾,為了生計與健康,也只好忍痛做出解散的決定,揮別舞台。

林信廷說,「鳥與水」或許從來不曾像「千手觀音」般,在大舞台上出頭天,但過程中,大家都認真、盡力了,團員們並不強求機會,最重要的是,他們在舞台上都拿得出東西來,而且曾經帶給台灣社會不同的生命意義。

#千手觀音 #視障 #獲得 #舞台 #演出 #沒錢 #舞團 #鳥與水 #解散 #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