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危機發生整整一年,世人還是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曾是股市操盤、現今專業學者塔勒伯(Nassim Taleb)提出黑天鵝形容人類始料未及的事件。看似不可能發生卻發生了,且影響深長。生活在舊歐洲的人類從來沒看過天鵝身上長一根白色以外的羽毛,因此得出天鵝必定是白色的結論,直到破浪航行至世界另一端,登陸澳洲,眼前赫然出現一隻漆黑如夜的天鵝;傾刻,天旋地轉,習以為常的世界受到強烈撼動。

黑天鵝事件往往出乎意外,衝擊力大。例如紐約九一一事件、Google的巨大成功。例如,去年秋天發生的全球金融風暴。一夕之間,一串本來讓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串得好好的珍珠項鍊,啪地一聲斷了線,大珠小珠灑滿地,狼狽亂滾,百年銀行說倒就倒,老牌企業說關就關,各國失業率飆高,銀行不借錢,消費者不花錢,市場冷颼颼,宛如世界末日。所有政府推出救市計畫,令未來世代大量負債來保住自己這代人的飯碗與退休金。全部人都被這隻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黑天鵝嚇壞了。

經過一個春天又一個夏天,今天,市場幾乎回到「雷曼兄弟嚇克」(日本人語)前的景象。黑天鵝飛走了,水波無痕。美國總統歐巴馬甚至在最近演講中稱讚起自家團隊,認為他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成功救回經濟,彷彿忘了他們在恐慌中莫名其妙花了納稅人七千億美元,如今不知流向,只為了救那些依據資本主義邏輯就該讓他們自行倒閉的企業。

越來越多人卻傾向同意市場這次其實並不是黑天鵝事件,而是一個市場信貸過熱遭遇泡沫化的正常循環。與過去經驗的最大差異恐怕來自此次循環來得如此快,市場反應如此寬。但,因為我們活在一個快速的年代裡,網路科技尤其加強了漣漪效用。當某市場消息釋出,透過各式科技,瞬間傳遍世界,引起共同反應,進而影響了全球總體市場。

更大部分人把市場不理性歸咎於人性貪婪。但,人性貪婪並不是天外飛來的一隻黑天鵝。市場看似不理性,卻是一連串人類理性決定的結果。機構、企業或投資者各自決策,以自私出發,詳加考慮過自己可能獲致的利益之後而在市場追逐他們理性認定的目標。好比,理想狀況是人人避免開車汙染空氣,但考量自身情況後很多人還是選擇開車,即使造成都市空氣嚴重髒汙。這時便須政府介入,替集體利益規範個人行為。同樣,為了鼓勵業績,金融機構一定會採取紅利制度,政府應加入討論如何完善紅利條件,避免金融主管追求短期紅利而導致機構倒閉,影響社會整體經濟。

一年之後,美國紀錄片導演麥可摩爾挑了再完美不過的時機發表新作《資本主義:一個愛的故事》,他搖著他那只天鵝豐臀,再度上路去敲各家企業大門,追究發生了什麼事,錢都去了哪裡,一度,他追著華爾街銀行家匆匆離去的背影討答案,被反嗆一句,「你少拍點電影如何?」

麥可摩爾不可能不拍片,金融人士不可能不追逐金錢,各有日子要過下去。電影如何拍得更好,觀眾都有意見,離開戲院時人人都是影評,大罵女演員多不漂亮;金融經濟如何作得更好,因為這中間牽涉了看似深奧的「專業知識」,社會大眾往往膽怯茫然,不敢置評,於是銀行賺錢是「他們」厲害,但銀行不賺錢時卻是「我們」的事。

如同否認左派、右派標籤、只承認是異性戀基督徒的麥可摩爾所說,這非常不資本主義,也很不民主。不僅對老百姓不民主,對未出生的孩子更不民主。這種做法不叫救市,而是把私債變成公債,由所有人來承擔單一企業的失敗。

資本主義的創造包括了痛苦的學習。黑天鵝總會飛回來,只能有所準備,降低震撼。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機構 #企業 #天鵝 #資本主義 #發生 #世界 #黑天鵝 #人類 #理性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