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團隊向例是在野陣營的箭靶子,什麼毛病都有得挑;但是,因為在野的民進黨孱弱不堪,馬團隊自去年就任以來,快一年半的時間裡,民進黨鬧不出大事,只能在立法院逞口舌之能,還經常被當笑話,偏偏馬團隊內部經常鬧出爭議,甚至搬石砸腳,沒事鬧成有事,小事釀成大事,若非這個團隊決策程序有問題,就是領導者的決策能力需要檢討了。最近發生的大小不一兩件事,正好可以做為我們檢討這個問題的例證。

中央社董事長日前人事更迭,做為國家的通訊社,董事長換個人並不複雜,與人民利益、社會福祉都無涉,怪的是廿四小時之內,先是派代一位四十二歲、與新聞事業毫無關係的年輕作家,大爆冷門掀起爭議後,旋即宣布正式派令,由高齡七十七歲的新聞圈老前輩回鍋。旦夕之間,這個人事案就上下落差卅五歲,派任機關完全說不出理由。但不論年少年老,這兩位人選都讓人看不出門道在那裡,政府把中央社董事長當酬庸花瓶也可以,但是為了擺個花瓶,讓行政院像鬧笑話一樣走這一遭,有這個必要嗎?

人盡皆知不論年輕作家或新聞前輩,都不是現任行政院三長熟悉的人,那到底是誰操盤這個人事,還玩廿四小時從派代到派任的遊戲,最後更讓遊戲變成笑話?馬團隊往昔用人也有類似爭議,圍繞在背後的風言風語從沒有斷過,如果任令類似問題與爭議一再重複發生,這恐怕就涉及領導風格的問題了。

大一點的事,則是博愛特區要不要擴大限高,同樣是一夕之間決策變更。台北市政府撤回原公告,卻演變成總統府指北市府「烏龍一場」;北市府氣到挑明說是為配合總統府要求。博愛特區不是信義計畫區,笨蛋都知道不是北市府可以片面決定的,何況幾次會議都是進總統府開會,而非在北市府開會;更何況討論主題是國家元首的維安,總統府能把責任推給誰?難不成國安會和國安局準備改制成北市府轄下單位?

中興寓所過去是李登輝任副總統時的官邸,繼任總統後就一直住下來,成了總統官邸,李登輝、陳水扁住廿多年沒事,因為現在周邊多了一幢高樓,而造成維安困擾。問題是這幢高樓的建照,正是馬總統擔任台北市長任內核發。總統維安非同小可,如果確有問題,那就搬吧,總統府卻咬定要搬就得總統府和官邸一起搬,因為府邸距離太遠,總統每天上下班動線拉太長,還是有維安問題;我們的總統府又不是美國白宮,向例府邸分離,從兩蔣時代開始,兩位蔣總統就從來沒住在總統府邊,當年不曾有什麼維安動線問題,為何現在又有了?

官邸搬不搬、博愛特區要不要擴大限高,說來說去,都是因應總統的方便和需要。如今爭議一場回到原點,總統府不能把責任推給北市府,更不能把責任推給國安會、國安局或總統府的幕僚們,因為官邸是他住的,總統不開口,沒有哪個幕僚吃了熊心豹子膽,敢給他出這個將博愛特區擴大限高的餿主意。馬英九從一路在政壇起伏,歷任黨政要職,好歹看過前人遇事、處事的方法,為什麼不想想,如果蔣經國處在今日他的這個位子,會開口強求周邊建築拆除限高嗎?

一幢馬英九市長核發建照的高樓,如今若為了馬英九總統維安需求被強制拆除,那業者非申請國賠不可;除非國家出重金買下高樓拆除,那是濫花納稅人的錢,沒有哪個民主總統敢做這樣的事;但若讓這幢高樓真的逼走總統官邸,那也是個大笑話。身為國家領導人,領導偌大的執政團隊,連這麼簡單、理應屬於常識都判斷得出來的狀況,在召開會議前,難道沒有任何推演和了解嗎?還是高層身邊已經沒有敢講真話、實話之人?

從中央社人事到總統官邸,當局的決策風格真的有很大討論空間。內閣改組後,行政院好不容易安頓下來,馬總統應該多檢討自己決策模式與風格,總不能盡是讓一些不該釀成爭議的問題,鬧成重大爭議吧!

#決策 #總統 #維安 #爭議 #國家 #高樓 #總統府 #笑話 #官邸 #北市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