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慶祝大陸建政60周年的重點大片,《風聲》的演員及場景規模,雖然遠遠比不上《建國大業》,但口碑足以與《建國大業》相抗衡,甚至在大陸戲院強力要求下,提早一天、9月29日上片,非假日的票房卻能衝到1200萬人民幣。

劇情勝過酷刑 感情勝過劇情

(文接B6版)

陳國富與高群書兩位導演是從人性層面抽絲剝繭,抽離出人心的善惡,以及在危急中的反應,縱使安排了許多灑狗血式的刑求與脅迫橋段,但其背後隱藏的卻始終是的人性與鬥智,誠如高群書所說「劇情勝過酷刑,感情勝過劇情」。

導演折磨周迅不手軟

此外,陳國富也為曾榮獲金馬影后頭銜的周迅,安排了不少酷刑折磨戲,例如安排黃曉明設局陷害周迅,還用槍威脅、以言語攻擊她的心防,逼得周迅頓時失去理智,瘋狂地撲向黃曉明、咬掉他的耳朵。

對這位影后,導演高群書也沒手軟,設計了一場讓她被黃曉明等幾位軍人吊掛在繩子上受刑的戲。高群書說,這種刑罰與一般常在電視、電影中所看到的不同,形式極為殘忍、變態,拍攝過程中,身為導演的他都不忍再多看一眼,幾度停機休息;張涵予也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這場周迅被刑求的戲,實在太殘酷了,令他不忍卒睹。

身為當事人的周迅,雖然因為長時間跨坐在繩子上,下體被磨得很痛,不過她表示,肉體的折磨是可以忍耐的,精神的摧殘則是極具毀滅性的,她更能體會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很偉大,他們把生死置之度外,為信仰不惜犧牲生命的精神令人欽佩。

不過,《風聲》中肉體被折磨最慘的當屬張涵予。去年因電影《集結號》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爆冷門、抱走影帝大獎的他,可說被兩位導演狠狠的「修理」一番,不是被鞭打、被電擊、從腳底到腦門被針刺,就是綁在刑具上動彈不得,一開始著軍裝的酷帥模樣,漸漸被渾身的傷疤取代,嘴角滲出的血跡、頭臉瘀青、身上鞭痕、雙手的手銬傷痕,讓他看起來相當的慘,甚至在他化好妝走出更衣室拍戲時,還有女工作人員被他血肉模糊的悽慘外表嚇哭。

蘇有朋坐上恐怖刑求椅

而為了製造這麼多可怕的刑求問訊方式,陳國富與高群書還特別重金打造一座看似陰風蕭瑟、滿布肅殺之氣的行刑室,整個房間的視覺重點是一張森然矗立在中央、從椅背、扶手、座位到椅腳都布滿長釘的木椅,扶手上還設有幾條捆綁用的皮帶,斑斑血跡恍若告訴世人,這張椅子曾有不少倒楣鬼「光臨」、痛苦萬分的嚎叫、掙扎。事實上,在《風聲》中,蘇有朋就曾是那個「倒楣鬼」,被綁上釘椅,受儘椎心之痛還得浸水牢。這裡也是黃曉明最常出現的場景,不僅有那張陰森寒冷,專門用來嚴刑逼供的木製釘椅之外,這裡的鐵鉤絞鍊、火鉗、鐵棍等,五花八門、聽都沒聽過的刑具,都說明了犯人進來之後可能會遭受的苦難待遇。

砸千萬人民幣打造主場景

除了折磨男女主角外,兩位導演對《風聲》的場景也多所講究,要求在美術設計上呈現出國際大片的感覺,需要展現「全景式的時代氣氛」,因此,邀請以《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的香港設計師葉錦添,耗資千萬打造主場景「裘莊」。為了製造「裘莊」東西塔樓跨海相望的恢宏氣勢,以及各房間裡截然不同的裝潢風格,葉錦添動員上千位工作人員在涿州片場搭建神秘的豪宅,還搜集近5000件古玩當道具,其中,「裘莊」西樓的二樓書房,真的擺放了4000多冊中外文書籍,而不是如一般劇組是以圖片營造相似的場景。

其它珍貴的道具,還有價值6萬多(人民幣,下同)的古董水晶吊燈、法國巴洛克時代的躺椅等,光是這些古董家具的總價值就超過470萬;而最昂貴的就是兩架古董鋼琴,擺放在大廳內的古董三角鋼琴價值47萬多,另一架放在周迅與李冰冰房間裡的立式鋼琴則超過12萬,由於價值不菲,劇組還特別為這兩架鋼琴投保。

此外,一場在占領區舉行的慶祝會,劇組更在天津封街拍攝2天。為了讓觀眾重回40年代,劇組砸百萬在街道兩旁的建築物重新安裝霓虹燈,並動員群眾演員5000人,營造壯觀的遊行場景。

《風聲》9月29日已經在大陸、香港上映,10月23日也將在台灣播映。為了宣傳造勢,在陳國富與高群書兩位導演領軍下,黃曉明、李冰冰、張涵予等大腕演員將在10月18日晚上飛抵台灣,參加19日晚上舉行的首映會,20日舉辦媒體見面會,隨即離台。

#風聲 #周迅 #高群 #導演 #刑求 #場景 #折磨 #勝過 #黃曉明 #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