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自共黨建政後,即嚴禁色情產業,文革時,以「移風易俗」為口號,視「性」為政治敵人,最後竟出現「無性文化」。1980年實施新《婚姻法》與一胎化政策後,才逐漸由性壓抑走向性自由。

幾千年來,中國的色情業一直屢禁不止,直到1949年共黨建政後,大玩掃「性」遊戲,妓院、三陪全被取締。1980年實施的新《婚姻法》與一胎化政策,卻陰錯陽差的喚醒了中國人蟄伏已久的「性」心,由性壓抑走向性自由。

在大陸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裡,描述著文革青年馬小軍的青春。那時,城裡沒什麼年輕人,大都到農村和軍隊裡去了。那個年代,年輕人對於性,幻想多於實踐。

文化大革命 倡導無性文化

那一年馬小軍16歲,他青春期的性啟蒙被戰爭所取代。在那個年代的孩子腦海裡,戰爭永遠都是一個熱辣辣的誘惑。然而,當時的美國年輕人卻喊著截然不同的口號,「要做愛,不要戰爭」。

但文革年輕人們的性幻想,並沒有被毛澤東「上山下鄉」政策的熱情所淹沒。他們在農村裡堅持談戀愛,並且「帶壞了」農村的風氣。而留在城裡的馬小軍,對「性」的發洩方式就是撬鎖,去偷窺別人的生活,「每撬開一道鎖,便陷入無限的欣喜之中」。

無限的欣喜來自於無限的壓抑。中國社會對性的禁錮由來已久,晚明的縱欲風氣,到了清朝,一轉成為「萬惡淫為首」的社會信條。

1949年以後,以「移風易俗」和「階級鬥爭」為口號。性,逐漸被視為中共革命的政治敵人,最後出現了「文化大革命」中的「無性文化」。

而由當時用的詞語,也可窺出整個社會性觀念的指導原則。戀愛稱「小資產階級情調」,結婚叫「解決個人問題」,入黨則是「解決組織問題」。

對性壓抑 女性勒緊胸部

到了反右時期,大陸人經歷第二次離婚潮。著名性社會學家潘綏銘的著作裡曾提到:一個「右派」妻子,在拒絕夫妻性生活時就說:我沒有跟你離婚,已夠對不起黨了,怎麼還能跟你做這種事?

不只是對性的壓抑,那時,一切能夠表現女性特徵的東西都被消除了。例如,城市女性買胸罩,都是儘量買小的,以便把自己的胸部勒緊、壓扁、抹平,生怕胸部凸出來,會吸引男人的目光。

文革一代的「馬小軍們」在16歲尚不知道保險套的真實含義。那個玩意他是在父親的櫃子裡發現的,被慎重地珍藏著。因為重複的使用,難以避免的漏洞,終於造成他弟弟的出生。

文革時期 商店買不到保險套

那個年代,在商店是買不到保險套的,有限的「套子」由計畫生育委員會壟斷。只能在單位的衛生員那裡按計畫領取,性的頻率因此被掌握。

70年代鋼鐵廠工人,能享受到的福利是一個月定期發幾個保險套,由於質地過硬,與塑膠手套無異。據說,有人做過灌水實驗,灌一臉盆水都沒破。被嚴格控管的保險套,直到1993年,才解禁成為商品,首次被擺上了大陸的櫃檯。

大陸1980年公布新《婚姻法》和推行一胎化政策,卻意外引爆性觀念的解放。因為中國夫妻即使到了看到對方都嫌噁心的程度,但為了孩子、錢財和社會地位,還是會在一起生活,為排遣空虛,有人就去搞第三者、婚外情、甚至是嫖妓,鑽《婚姻法》的漏洞。

一胎化政策則減少了女性的懷孕、生殖和哺育時間,這樣一來,女性可以享受性生活的時間增加,女性潛在的性欲與「戰鬥力」也自然升級。

這些,相信是當年制定《婚姻法》和一胎化政策的人,所沒有想到的結果。

當年流行事務 以流氓送辦

1979年是個轉折年,這年的除夕夜,消失多年的交誼舞第一次出現在人民大會堂的聯歡會上。小說家王朔當時也參加了舞會,他不會跳舞,並且穿著軍裝,說不出有多壓抑。他後來回憶,「曾經風靡一時令我驕傲的軍裝,眼下都成了過時貨。正在跳舞的人們已經穿上了高跟鞋、喇叭褲、燙了頭髮。」

雖然整個社會看似走向開放,但對於性的寬容尺度依舊很緊,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流氓」這個詞在那兩年,是很多自由化的象徵。比如,牛仔褲、花襯衣,就是一身流氓打扮;聽港台靡靡之音,彈吉他就是充滿流氓習氣。

當時,大陸第一個磁帶發行量過百萬的歌星張行,因為戀愛中的三角關係,被判了流氓罪,1985年入獄,關了3年。那些年,社會上治安不太好,穿著太時髦,幾乎成了流氓的代名詞。不要說在公園裡跳舞,就是晚上兩個青年男女走在一起,也要遭受員警的盤問。

1983年,大陸嚴打家庭舞會,被判刑的案件不在少數,若被判了重刑,可能直接槍斃。一時間,社會氛圍變得噤若寒蟬。性解放的速度至此停滯了5年。

1993年,大陸首家性用品商店誕生,竟鬼使神差地推動了保險套的市場化。自此,人們開始享受不被計畫的「性」。(文轉B9版)

#婚姻 #大陸 #女性 #文化 #一胎化政策 #壓抑 #文革 #流氓 #社會 #保險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