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G20即將取代G8,成為國際各國的重要對話平台。《南方周末》評論指出,如此的轉變一來意味著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的發言權日益加大,二來卻也點出中國在國際事務上,可能面臨的侷限與諸多不確定性。

G20取代G8成為全球經濟政策制定的主要平台,被視為匹茲堡峰會最重要的一個成果。其價值在現實中尚難充分體現──畢竟,除了向世人展現世界主要經濟體攜手合作、共度時艱的姿態之外,G20未來對全球經濟的掌控還只是想像。

許多觀察家認為,G20取代G8使得發展中國家獲得了與發達國家平等協商的地位。但只要瞭解國際貨幣組織、世界銀行的人都知道,這兩大國際經濟組織均實行「絕對多數」的決策原則,重大事項需85%投票權支持,而美國擁有的投票權就接近17%,歐盟僅德、法、英三國的投票權之和就超過15%,美歐可以憑一己之力阻止重大決議。

儘管對於此次G20取代G8,國際輿論普遍猜測中國會是最大受益國,憑借在金融危機中的良好表現,中國將獲得這些投票權讓渡的最大份額,但即便把這些投票權全給中國,也無法撼動發達國家主導國際經濟運行、掌控國際經濟機制的現有格局。

在現實的利益博弈中,「發展中國家」僅僅是政治語彙,很難成為一個真正的利益共同體,尤其是在代表新興力量的發展中國家身上。由於中國的實力明顯超越G20的其他發展中國家成員,所以G20轉正帶給中國的榮耀並不明顯,困擾卻更多。

在G20之中,如果中國只代表自己說話,它的聲音很容易被眾聲喧嘩湮沒,所掌握的投票權根本不足以捍衛自己的核心利益;而一旦中國希望代表發展中國家發聲,相對G7成員國在政治體制、意識形態、市場化程度的高度一致性,哪怕整合G20的發展中國家成員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自1978年以後,中國長期搭上自由貿易的便車,只享受便利而不必為維護這一國際規則出什麼力。一旦中國成為名義上的國際經濟的領導者,那就必須為自己主張的國際規則抗爭,尤其在金融危機之下連發達國家也頻頻求助於保護主義、貿易壁壘之時,要維繫一套制度需要付出的努力和代價可能是中國還沒有準備好的。

G20被扶正固然是發達國家實力相對下降的體現,但依然體現的是發達國家對國際經濟秩序的掌控,希望以此化解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力量引發的諸多不確定性。只要中國不打碎一個舊世界,建立新世界,對中國而言,這是必經的過程。突破這層束縛,中國才能真正成為世界經濟的領導者。

(摘錄自《南方周末》2009-09-30。原題:「G20被扶正,中國告別免費搭車時代」)

#中國家 #中國 #國際經濟 #G20 #體現 #投票權 #發達國家 #G20取代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