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鎮婦人邱月秋向本報投訴,七月至埔里基督教醫院治療耳中風打了八次點滴,最後一次左手背嚴重感染,不但左手成殘、還因敗血病差點丟了性命,事後院方不理不睬,逼得她至法院按鈴申告;埔基醫院表示,邱女本身有糖尿病,她個人居家傷口護理不當,才是感染主因。

邱婦出示腫脹的左手背與左大腿皮膚移植傷疤聲淚俱下指出,七月間因突然失聰,至埔基醫院耳鼻喉科治療,醫生施打「柏朗」注射液,在她的左手背埋點滴針頭,連續施打八次後,耳中風症狀有改善,但七月四日返家後昏迷,隔日凌晨因手背劇痛清醒,拔除針頭以酒精消毒後由救護車送醫,院方診斷左手壞死性筋膜炎併敗血性休克,立即住進加護病房。

但歷經五次清創手術,並將左大腿皮膚移植至左手背,邱婦的癒後情況比她預期的還要糟,左手背手筋一度爛到外露,雖然肉有慢慢長回來了,但神經受到影響,手腕不能彎曲,手指無法張握,「整支左手等於殘廢,打個點滴會竟然害人成殘,失業、肉體痛苦,讓我暴瘦十幾公斤,內心受到極大折磨。」

邱婦還指控院方彷彿事不關己,要一手成殘的她轉診至彰濱秀傳醫院動整型手術,她懷疑院方針頭不潔,或注射時針頭歪斜,血管破裂、組織液滲出造成感染,至法院按鈴申告,是為了讓外界得知院方處理態度是如何惡劣。

埔基醫院表示,邱婦有糖尿病史,小傷口很容易感染引發蜂窩性組織炎,當初院方在她左手背埋針頭,是為了避免重複下針病人痛苦還增加感染的風險,但邱婦返家休養時卻將針頭撥掉,很可能未做好傷口護理引發筋膜炎。

院方說,她敗血症住加護病房期間,醫師全力搶救她的性命,並引薦彰濱醫院優秀的整型醫師,返家休養曾送水果慰問,邱婦指控的內容並非事實。院方將派員與邱婦溝通,她若堅持以司法途徑解決,院方會準備證據還原真相。

#針頭 #醫院 #左手 #院方 #感染 #邱婦 #埔基醫院 #左手背 #點滴 #成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