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總統府回鍋國民黨中央的詹春柏,帶著黨提名人拜會花蓮縣長謝深山,卻撲了空,縣府派人簡單打發。這個看似細微動作,說明如何搞定地方山頭,將是「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頭痛課題。

身為黨的幕僚長,詹春柏當然是銜馬英九之命而來,他帶杜麗華去見謝深山,目的不言可喻,就是為了擺平退黨參選的張志明。然而,謝深山也以行動表明態度,不但讓詹春柏吃了閉門羹,就連出面接待的縣府祕書長都冷淡以對。

葉金川在黨內花蓮縣長初選落敗時,曾被形容是「一葉之秋」,暗示國民黨在後山選情的艱困。張艮輝在雲林立委補選失利後,飽嘗攻訐的張派決定退選年底縣長,提前引爆濁水溪畔的派系恩怨。

花蓮與雲林紛爭,其實都是地方山頭在展現他們的政治實力,不管喜不喜歡,國民黨若想要贏得選舉,就須正視這個現實課題,然後務實面對、處理,否則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再怎麼義正詞嚴的改革都可能功虧一簣。

更進一步地說,國民黨不可能消滅派系,甚至部分縣市還得靠地方派系維繫政權,馬英九的人氣雖然超過國民黨,但終究只有一個人,他要身兼黨職,推動國民黨的改造,就得找出降服地方派系的對策。

這個對策應該是懷柔勝過壓制,或者說讓地方山頭怕你,遠比去打他更好,如果還是重彈「寧輸勿濫」的老調,那就繼續頭痛下去吧!

#山頭 #馬英 #詹春柏 #地方 #頭痛 #課題 #國民黨 #派系 #謝深山 #地方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