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景在肯亞東北部,居民以半遊牧生活為主,多為文盲,那兒落後、貧瘠、乾旱、饑荒,傳染病肆虐。每周4天駱駝圖書館到部落,借書給村民,本是良法美意,但在某些人眼中,卻是一種侵犯。反對者指責圖書館是外來事物,透過閱讀認識到的世界遙不可及,和本土的真實社會以及傳統沒有連結,只會讓自己感到羞恥。傳統讓他們懂得如何對抗乾旱和死亡,讓他們培養出與大自然應對的生存法則和生命哲學,這些不是文明社會所能了解的,更不是西方知識所能教導的。閱讀力量大,面對現實困境,卻有力所不逮之處。

讀到這些論辯,我們才發現,小說不是單純在講愛書的故事,不是在頌讚知識的啟蒙,而是讓我們省思,主流社會以文明進步為名,把自身文化強加於邊緣的、少數的族群,去改變他們既有的生活模式、傳統習俗和價值觀,是不是一廂情願的霸權?對於以國際觀、優越感看待本土文化的知識份子,無異於當頭棒喝。

#遊牧 #故事 #部落 #圖書館 #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