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李國鼎居住了近卅年的泰安街故居,玄關牆上掛著一幅畫「最後的晚餐」,展現基督徒虔誠信仰,簡樸的日式建築與老舊的家具,隨著屋主的逝去,如今都成了歷史文物,留給後世懷念的典範。

在南京出生的李國鼎,今年剛好是百歲冥誕,當年他考取庚子賠款公費赴英國劍橋大學研習物理,抗日戰爭爆發後,回到中國加入科技報國行列,後來成為台灣經濟奇蹟的主要推手。他的去世,也代表一個典範的消逝,放眼當今政壇上,看不到這樣勇於任事的政治家。

李國鼎生前曾以《從物理學者到財經首長之路》為題向青年學子講述一生求知的過程與經驗,他提到自己生長在國家憂患時期,小時候就拿旗子吶喊「還我青島」,這是現在年輕一代無法理解的。他說:「人只有離開國家之後,才知道國家的可貴。」

許多企業界人士回憶李國鼎時,都深深感受到他強烈的求知欲,這在現代官場非常少見。李國鼎生前經常提到「空罐子」理論,勉勵年輕學子虛懷若谷追求新知,如果罐子滿了,那麼個人的人生也就到了終點。

除了關懷國家經濟發展之外,李國鼎特別關心社會心靈層面的問題,他在一九八一年提出「第六倫」,即群己關係,他認為一個國家不可能長期保有進步的經濟和落後的國民。不過,後來他對社會風氣的敗壞和墮落非常失望,連新聞也不看了。

在緬懷前人之際,也令人感慨萬千,對比當今政壇上的各種爭權奪利、爾虞我詐、貪污A錢等官場醜態,李國鼎當年的輝煌事蹟簡直變成神話,現實中不可能再有第二個「李國鼎」了。

#生前 #庚子賠款 #求知 #李國鼎 #官場 #國家 #政壇上 #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