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博弈公投出爐後,各界有不同解讀;超過一半的反對票被認為具有一定的政治意涵,甚至被認為是對馬英九總統的不信任投票,因為馬總統曾經承諾在澎湖地區設立觀光博弈綜合園區,如今澎湖公投的結果等於是讓馬總統的這個政見跳票了,至少三年內澎湖無法再針對設立博弈特區一事進行公投。

支持博弈特區的一方一再強調,澎湖風景秀麗,適於發展觀光;而因區位隔離關係,管理便利,再加上澎湖治安優良、民風純僕等等便利的條件使得澎湖很適合發展以觀光為核心的博弈事業。他們指出,澎湖因東北季風關係,一年約只有半年時間適合傳統旅遊,對澎湖經濟發展不利;「離島建設條例」中增修通過的離島博弈條款,將離島博弈除罪化,也打開博弈公投方便之門,為澎湖設立博弈特區確立法源。就在一切看似「萬事俱備」、甚至事前民調顯示逾半澎湖人支持博弈的氛圍,及二○○三年諮詢性公投有五六%的支持博弈的前提下,這次澎湖人卻以公投結果反應明確的民意取向:不要博弈!

當初在立法院幾乎是以優勢讓博弈條款過關的國民黨、強調發展博弈事業已經準備好了的澎湖縣政府、在當地佈局的投資者、以至於把開設博弈特區當作重要競選承諾的馬總統,願望都落空了。在此,人們必須思索的是,為什麼澎湖人甘願冒著財團撤資、房價崩盤、經濟停滯的壓力,卻仍要反對博弈特區的設立?為什麼儘管官方不斷「保證」博弈特區是以觀光旅遊休憩為主,絕不是以賭場為主,澎湖人卻仍然不願意「冒險」讓賭場有機會合法進入到澎湖來,不論那些賭場是不是附屬於大飯店、渡假中心,不論那些賭場多小,澎湖人都不接受?為什麼當政府不斷告訴澎湖民眾只要博弈公投過關、只要澎湖可以設立博弈特區,每年所吸引的觀光客就會從目前的四十多萬人曾增加為四百萬人,老人年金會提高,社會福利會加等,澎湖人卻仍然投下反對票?澎湖人不想要發展嗎、不希望家鄉繁榮、鄉人生活改善嗎?或者簡單講,難道澎湖人不清楚澎湖發展觀光有種種諸如天候限制等的不利條件嗎?為什麼澎湖人不把博弈當作「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般地歡喜接受,卻要將推出門外?

澎湖政治人物把設立博弈區當作政見或者競選承諾,已有差不多二十年的時間,在這二十年的時間裡,在沒有辦法立刻做博弈之外,權力者彷彿就不知道該做什麼、還有什麼可以做?執政者是否竭盡心思為澎湖未來的可能性做過一切的設想?難道在執政者的眼中,博弈是澎湖唯一的答案嗎?或許澎湖人是要用手上的一票提醒執政者、提醒有權力的人,不要偷懶、不要沒有想像力,不要以為澎湖的未來只有博弈這路可以走。

當然,連年選舉也讓選民懂得要用更審慎態度面對政治人物開出的支票。就以澎湖在博弈通過後每年可吸引超過四百萬觀光客這項訴求來說,可信度到底有多少?或者要幾年才做得到?台灣全島一年的觀光客也不過三、四百萬,即使陸客日來三千,全年也不過增加百萬,澎湖憑什麼可吸引四百萬觀光客;再說,一年四百萬的觀光客意味一天要入境一萬人,空運每航班一百人次就要一百班次,每小時要十個班次降落也要十個架次離場,澎湖的機場可以負荷的了嗎?在沒有明確配套措施的前提下,澎湖人要如何相信這些美夢確實可以成真呢?

當然,澎湖人用手上的一票,不但讓多年來缺乏誠意與創意的政治人物理解到澎湖人心中的堅持,這樣的公投結果也是澎湖人自己必須承受的──這不是一個意氣之爭,而是志氣之爭,無關藍綠而是在地人的自覺。澎湖人對博弈說不,而他們所要面對的觀光與經濟發困境和挑戰仍然是真實而嚴峻的;該怎麼讓有著絕美天然景觀的菊島風情能被世人認識、找到自己的生機,這是不得不繼續面對的課題。

或許在公投的結果出爐之後,人們終於可以不再被博弈限制住,也終於願意把眼光和心思放在其他的可能性上頭,澎湖人終結博弈,為的是有個美麗的開始:開始回到澎湖所擁有的珍貴資產上吧:馬公的桶盤嶼、湖西的奎壁到赤嶼、西嶼的小門嶼、白沙的吉貝嶼、望安的天台山與七美東北的火山、海蝕地……在沒有博弈做出路的情況下,澎湖人要更積極、更努力走一條不一樣的道路,讓世人知道你們拒絕博弈,拒絕的理直氣壯。

#觀光 #特區 #觀光客 #公投 #設立 #澎湖人 #博弈 #澎湖 #博弈特區 #四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