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水災衝垮劉內閣之後,「技術官僚」與「學者專家」成了負面名詞;經水災洗禮的馬政府企圖做些翻轉,要強化政府領導們的政治嗅覺。不過,從最近一個政策和兩件人事案卻透露出,馬政府翻轉過頭,不是在矯正技術官僚之偏,而是用政治壓倒專業。

閣揆吳敦義提出「庶民經濟指標」,經建會立即配合研擬,但學者專家們多嗤之以鼻。經濟指標不是MSN表情符號,不是用來讓「庶民」表達今天「心情爽不爽」,而是用來研判經濟情勢、更重要的是要有助決策者擬訂政策。若經濟指標不能反應真實狀況,可能是指標的成分、權數與樣本採集方式出問題。要修正的是這些問題,而非另編一套庶民認同、看得懂的表情符號。

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史蒂格里茲與沈恩,想要改革目前過度強調GDP的經濟指標,編出一套更能衡量人民生活品質的指標。這兩位經濟學家的企圖被拿來和「庶民經濟指標」錯誤類比。史蒂格里茲等人是要打破經濟成長迷思,讓政府決策能顧及非GDP所能呈現的面向,例如教育、環境等等。編製這套指標的重要性在於政策意義,並非讓老嫗能解。

庶民有需要看得懂經濟指標嗎?有的,因為指標有助於庶民進行理財決策。例如,多數人搞不懂貨幣指標M1a、M1b、M2為何物,但市面上一本《看懂經濟指標》用淺白方式告訴讀者:「M1b年增率大於M2年增率,但差距持續減少」就代表「股市多頭行情將結束」,這本書要讀者注意貨幣供給額變動率,在股市資金行情出現時進場、結束前退場。庶民需要的是從這個層面來瞭解指標的意義,這比用股市、餐廳生意好壞當經濟指標,對庶民更有幫助。

若經建會編出一套老嫗能解、卻無助於決策的指標,頂多是場無聊的政治秀─反正央行總裁也不靠這套指標進行外匯決策。不過,最近兩件看似不太重要的人事案,卻對實質經濟決策可能產生重要影響:國安會諮詢委員蔡宏明以及陸委會副主委傅棟成的離職。

蔡宏明與傅棟成兩人浸淫於兩岸經貿領域已久,也一直主張兩岸擴大經濟交往。當馬政府急著要和對岸簽訂ECFA時,這兩位可能是政府內部最瞭解兩岸經貿實務的專家卻意外離職。蔡宏明長期擔任工業總會副秘書長,對東亞區域經濟發展、兩岸產業分工與競爭有深刻瞭解,發表不少有見地相關著作;傅棟成長期負責兩岸經貿事務,在這領域內的專業一直受肯定。這樣的專家與技術官僚不正是兩岸進行經貿協議談判時最需要的幕僚嗎?

兩岸經貿協議不只是政治問題,它涉及到各產業、各經濟領域與階層實質的利益問題,需要熟悉產業與實質經濟議題的專家與技術官僚的專業分析。這兩位長期鼓吹擴大兩岸經濟合作的專業官員,一定非常期待能在ECFA這種重要談判上大顯身手。他們卻在此際掛冠求去,這透露出他們的專業可能無法發揮。

如果兩岸政策的決策者認為,蔡、傅兩人的經貿專業在ECFA談判中並不重要,那似乎也說明了對決策者認為ECFA政治意義遠高於經濟意義,是一個必須達成的政治目標。假如決策者是如此思考問題,庶民們就真的要憂心了。(作者為專欄作家)

#決策 #政治 #重要 #專業 #指標 #經濟 #經濟指標 #政策 #專家 #庶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