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23年的記者,潘國正沒有想到有一天,他竟會進入糕點食品業,成為上海糕餅龍頭「克莉絲汀」的董事長特助,成為該企業惟一的台幹。潘國正說,台灣媒體對大陸有太多扭曲和迷思,其實「包二奶」、或是台灣男人都會被大陸女人騙走等等,都是台灣社會的想像,實際上全不是那回事兒。

潘國正在主流媒體擔任地方主管多年,由於深耕細耘,在新竹,他認識很多人,地方仕紳到販夫走卒,熱愛文化藝術的他,曾經出書將新竹風城的文化風貌和深厚底蘊勾勒描述,著有《新竹文化地圖》、《日本兵戰爭經驗》等書,一直以來,新竹的眷村博物館和影像博物館,幕後都有潘國正多年的心血。

正因如此,他因為地方事務和克莉絲汀董事長羅田安結緣,羅董看中了潘國正的文筆和素養,一直邀約他到公司服務。

2007年3月,羅田安再度很誠意地招手,當時潘國正面臨要不要向老東家報社提優惠退休的抉擇,當年8月,他帶著妻子親赴上海觀察,一看之下大為震驚,至此才知原屬舊識的羅田安,在上海、南京等長三角城市,已經有這麼龐大的糕點食品產業規模。

「記得當時公司辦了一場周年慶,那個場面嚇我一跳,足足有百多桌,約千餘人在場同樂」,到了大陸,什麼都是台灣乘上十倍,潘國正也算見多識廣,不過第一次的經驗,還是讓他目瞪口呆。

他決定了,跟報社揮揮衣袖之後,在同年的10月正式到上海報到。除了醫療比不上台灣,來到長江流域的大陸經濟中心,潘國正最頭痛的是天氣。「這裡的秋天等於是台灣的冬天,早晚溫差極大,非常乾燥,我身上常過敏,愈癢愈抓。」

已經是職場上久經風浪的「熟男」,但潘國正透露了個秘密。「天氣一冷,就非常想家,心中有一股淒涼感,自覺在台灣也不是找不到工作,何苦離鄉背井。」因為妻子公職身分,不能陪同赴滬,單身赴任的潘國正表示,打電話回家,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這是個到外地拚闖事業的男人,真性情的表現。

潘國正說,「後來一問,很多員工幹部都流過眼淚」,畢竟,大陸太大,太多人必須異地工作。

即使過去夫妻之間的信任度高,但是潘國正還是花很大的力氣才取得妻子的諒解。「台灣的媒體呈現太多負面的例子,好像把大陸女人都形容成洪水猛獸」,潘國正表示,有一回他看到電視某台灣女主持人,在談話節目中大放厥詞,把大陸女妖惑男人的伎倆,講得天花亂墜,他忍不住斥為「胡說八道!」這些媒體效果,讓必須離台赴陸工作的男人,「非常困擾」。

困擾的事不止於此。當潘國正到上海工作後,所有的親友、妻子的同事,都問他太太「為什麼讓丈夫去大陸?」

潘國正說,原本家族中的庶務都是他在打理,現在全落到太太身上,兩個孩子的照顧之責也在妻子,到最後,她都有點輕度的憂鬱症,想不到,連診病的醫師也問他太太,幹嘛讓自己先生單身到大陸上班!

潘國正表示,雖然上海、南京都有方言,但工作時大家都說普通話,溝通不成問題,住在公司宿舍,加上自己老闆是知名的廿四小時工作狂,不喝酒、不上KTV,在這樣的企業主底下工作,「手下的人會比較常態吧!」潘國正是以此取得妻子的安心。

潘國正認為,台灣人用了一代人的歲月,才建立了「請」、「對不起」、「謝謝你」的文化,早幾十年,上公車還不是一窩蜂搶,所以大陸現在的生活素養,是會改變的。

台幹在大陸,不自主地就會有優越感,其實不必;大陸的學習和進步速度非常驚人,反是台灣人要思索,如何將美好的、值得珍惜的價值長久留存我們的社會,否則,大陸具備了排隊上車或禮貌周到的店員時,台灣又拿什麼競爭?

#工作 #大陸 #文化 #上海 #潘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