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才在5月6日正式頒布「關於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的若干意見」,廈門翔安區馬上抱著幾10畝土地以及各種優惠的還稅措施到金門,就是希望能夠吸引欠缺建設欠到民怨四起的金門縣政府,到翔安去蓋「金酒企業總部」。

兩岸關係雖然有如春陽般明亮溫暖,然在經濟發展的競爭上,則是如酷暑艷陽下的拔河,雙方爭拉得汗流頰背。經濟發展的關鍵在資金,兩岸之間的資金拔河競賽中,握在雙方手中爭拉的那條大繩,就是心在台灣,身處大陸的百萬台商。

8月初才剛改選的福建泉州台商會,在其會務報告中,名列去年業務當中接待過的中國大陸各地招商單位人員;而來年的業務規劃中,則有投資中國內地城市的評估以及規劃方案,並正經八百地討論著如何加強、加碼對中國大陸的投資力度。

這只是在台商圈中運作的一隅,其實中國大陸如天津、武漢、大連等,正值要進行大開發和建設的城市,已卯足了全力遊走於台商圈子,招商引資吸金,個個都是捧著大塊大塊的土地,優渥到不能優渥的金融優惠,寬鬆的稅制,擺出「只要你肯來,什麼都可以」的態勢。

在經濟上,台商已經快被中國大陸內化成為「自己人」,台商的資金對於中國大陸來說,已經不是「台資」,這些資金對中國各地城市而言,只是掌握在台灣商人手上的中國資金。所以,中國的「內需」建設,向台商引資已成了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作為。

中國這樣看待台商的角色和資金,那麼台灣呢?台灣在馬英九政府執政之下,對於來自於大陸的資金,炒作了一波陸資來台的熱潮,台灣社會感受到了中國大陸這幾年改革開放之後,富有的表相,確實大陸的有錢人和資金也大得驚人,於是大家引頸巴望著「陸資來台」對台灣經濟發展的貢獻。

當然台灣方面也不是只想著「大陸人」的資金,對於從大陸引資來台的觸角,也伸向了「台灣人」的資金,於是有了對台商規劃「鮭魚回流」的引台商資金回流台灣的計畫方案,於是有了最近一波如頂新集團回台全力蒐購101資產,及低調回台大買豪宅的台商等案例。

台商,自然成為兩岸之間經濟發展競合過程中,非常重要也極為關鍵的介面。對於台商,大陸方面完全沒有政治的考量,但卻用最大的政治力量介入,意在要將台商的資金,台商的主體留在大陸,為大陸全面的發展服務。但是,台灣也展現了誠意,要這些用20年的心血,離鄉背井到大陸打拼的台商能夠回鄉。

「台商轉進」v.s「鮭魚回流」,實質上已經成為兩岸關係發展當中,默默地進行角力的賽場,這場賽局就像是一場拔河賽,兩岸對著台商手中擁有的白花花銀子進行拔河,期待著這些銀子可以倒向自己的那一方,台商也自然成了這一場拔河賽中那根最重要的大繩子。

從中國的作為來看,現已是上下一心用盡所有資源和力量,硬是要拉住、拉緊台商的人和錢,畢竟台商目前身處大陸,具有一定的主場優勢。

台灣和台商,只有「台」一個字相同,但這個「台」字,就是家鄉,雖然在實質的聯繫上台灣短了中國大陸一截,但在心理上,大半台商多少都有希望衣錦還鄉的願望。

因此,只要台灣多用一點心思,尤其是少扣一頂染紅的帽子給這些願意返鄉的台商,那讓台商當回頭返鄉的鮭魚,對台灣而言,真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了。政府如果看不情這樣的形勢,久而久之,這些台商恐怕真的就要完全內化成「中資」了!

#台商 #大陸 #中國 #建設 #中國大陸 #資金 #拔河 #兩岸 #經濟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