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度諾貝爾物理學獎由華人科學家高錕、擁有美國和加拿大雙重國籍的威拉德.博伊爾和美國人喬治.史密斯3人共同獲得。

又有華裔科學家獲得諾貝爾獎,這當然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即便得獎者是一位外籍華人,也足以會使天朝上國的國民們高興一番了;但這還是令人矛盾、令人尷尬的消息,為何同樣的血脈、同樣智商的華人,在自己國內的科研體制之下,就不能被培養成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呢?更讓人不解的是,如同去年錢永健獲得諾貝爾獎的情形一樣,一些熱心人士第一時間就找出了高錕等人的八代祖宗家譜,重點指出他「出生於上海」、是「中科院名譽院士」。做為讀者,我們突然發現,原來他也是我們的「親戚」!

高錕與中國科研無關

而事實上,無論是錢永健還是高錕,除了是僅有的華人血統外,確實是和我們搭不上什麼關係的。錢永健雖說是錢學森的堂侄,但從小就是出生在紐約,既沒有受到中國式教育的影響,也未受到大陸科研環境的熏陶。高錕的情況亦是如此。我們所謂的「出生於上海」,實際上是出生於上世紀30年代民國時期的上海,與現在的中國大陸教育體制是絕緣的;而「中科院名譽院士」這樣的「虛職」,對於做了10餘年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的高錕來說也算不得什麼。筆者粗查了一下,類似於「名譽院士」這樣的榮譽稱號,高錕先生最少擁有30個。

硬拉親戚反自取其辱

既然如此,我們為何還要厚著臉皮往諾貝爾獎的臉上蹭溫度呢?更多的外籍華人獲得了諾貝爾獎,除了證明國人的素質與智力水平並不低外,別無其他。相反地,這反而是對時下中國大陸教育與科研體制及種種學術文化工程的重大諷刺。在政府經費大筆大筆投向科研機構的同時,學術成果卻極少能得到有效回報。因此,我們給諾貝爾獎獲得者們蹭再多再深的關係,也只能自取其辱。在獲得科研成果的心態上,我們必須清楚:拉關係拉不來真正的諾貝爾獎,更拉不來自己的學術尊嚴,向別人獻媚只能證明自己的無知和猥瑣。與其與諾貝爾獎華人們硬拉「親戚關係」,還不如自己閉門思過,反思一下自己的科研與教育體制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更何況,學術科研現狀又直接關係到一國之國格,甚或關係到國家命運與前途。著名學者王國維先生曾言:「提倡最高之學術,國家最大之名譽也。」同時代另外一位大學者陳寅恪先生同樣有此感慨:「學術之興替,實繫吾民族精神上生死一大事者」。可見,我們要做的是,喚回大學裡的「自由精神」與「獨立思考」,而不是搖著尾巴、踮著腳尖去和人家找一些八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關係」。

#獲得 #體制 #學術 #科研 #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