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與龍應台的對談中,龍應台對李安《色,戒》片中著名的床戲,提出了獨到看法。她認為,原著作者張愛玲在書中寫的「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給了李安最終極的指示,讓李安完全看見了性愛在這齣戲裡關鍵的地位,所有的戲劇矛盾和緊張,其實都源自這裡。

龍應台也推崇李安對性愛的拿捏非常精準,戲中的兩人充分呈現對自己、對命運的態度,性愛是亡命之徒的唯一救贖,也是最後一搏,李安更把戲劇的張力拉到接近斷裂邊緣。

龍應台給了李安極高評價:「性愛可以演出這樣一個藝術的深度,Bravo,李安。」

龍應台與李安的對談默契十足,其實兩年前在香港中環的四季酒店,龍應台就與李安有一段精采對談,當時談話的主題繞著電影《色,戒》。龍應台從這段談話中,找出李安以「人類學家」的求證精神和「歷史學家」的精準態度去「落實」張愛玲小說的理由。

龍應台對李安大手筆還原老上海及香港老街深感佩服,認為這是李安個人的「搶救歷史」行動。她問李安:「《色,戒》裡老上海街景是如何拍出來的?」

李安說,他的研究團隊下了很深的功夫,「所有尺寸都是真的,包括三輪車的牌照和牌照上的號碼。」

龍應台問香港又怎麼拍的?因為香港老街根本拆光了。李安回覆,是在馬來西亞的檳城和怡保拍的,那裡的街屋和老香港一樣,但保留得很完整,「只是馬來西亞的屋頂是斜的,所以要作些電腦處理。」

龍應台指出,李安把四○年代的民國史,包括它的精神面貌和物質生活,像紀錄片一樣寫實記錄下來。如果不這麼做,這一段就可能永遠沉沒,「李安在搶救一段自己身為其中一部分的式微的歷史」。

龍應台是台南女中畢業,李安是台南一中畢業,兩個台南人在台上拌嘴,從《色,戒》談到《胡士托風波》,現場笑聲不斷。李安談到創作比談起父子關係明顯輕鬆許多,他告誡現場學子:「如果沒有被附身的感覺,千萬不要走電影這條路。」

#香港 #歷史 #龍應台 #李安 #BRAVO #龍應台對 #性愛 #畢業 #牌照 #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