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的台灣簽書會中,兩、三百位興奮的讀者擠滿現場,與台灣讀者面對面的大江,發言展現了高度機智和幽默,獲得滿堂熱烈掌聲。現場有讀者尖銳提問大江,對日本政府至今不向慰安婦道歉的看法;大江回應,目前日本以和田春樹為首的許多民間團體,都努力對此事做出反省和相關援助,「我們希望從民間影響到政府,相信政府終有一天會改變態度。」

大江並重申,自己的小說《沖繩札記》目前纏訟之中,也是要促使日本面對自己的戰爭罪行,所以他一定要打贏這場訴訟。

大江的文學技巧繁複、哲學思考深厚,總給人艱深難讀的印象,但此行來台,他處處展現親和與幽默感,不時引起哄堂笑聲,對所有爭議問題也能沉著應對,風範令人折服。

大江來台參加研討會,直稱兩岸學者論文「水準很高」,尤其對三篇評論新作《優美的安娜貝爾‧李 寒徹戰慄早逝去》的論文印象深刻。「聽完這三篇論文後,我隔天凌晨四點就爬起來,決定把《水死》稿子最後六頁刪掉,也把女主角櫻描寫得更有勇氣!」

昨天剛好也是諾貝爾文學獎揭曉日,開獎前幾個小時,大江再度力挺好友莫言,也推崇閻連科、鄭義等大陸作家。被問及對村上春樹的評價時,他稱讚村上對文體、對話、選詞的掌握都很棒,「雖然我對他的小說人物較無共鳴,但我想邁入六十歲後的他,會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大江說,自己寫作時為免文風受影響,盡量不讀日文文學,所以還沒讀過村上最新作品《1Q84》。倒是去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是他由衷喜愛的作家。

他回憶一九九四年得獎當晚,家門前湧進無數記者,卻因家太小只好站在門口採訪,他並在採訪中直率地說,自己專職寫作,收入不太好,除了早期作品暢銷,後來銷量一路下滑,諾貝爾獎的高額獎金得以讓他往後十五年生活無虞,「幫助很大!」

他強調,華文文學絕對是廿一世紀最重要的文學,「台灣出版社應該努力將自己支持的作家,推上國際舞台!」

大江將於今天搭機離台,為首次台灣之行畫下句點。

#新作 #大江 #作家 #兩岸 #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