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打贏雲林立委補選,黨內有人形容為「沒有阿扁的第一場勝利」,難怪該黨上下會喜形於色。扁案這幾年就像國民黨的提款機,隨時提款予取予求,也讓藍綠政黨都失去了向上提升的契機。如今邊際效應遞減,不論阿扁未來是在牢裡牢外,朝野都應忘了阿扁,台灣社會才能真正大步向前。

從一九九四年阿扁攻下台北市長開始,一直到二○○八年阿扁卸任總統,整整十五年民進黨都籠罩在阿扁光環與陰影之中。對於一個無數民主先賢犧牲奉獻才能走過戒嚴時代的本土政黨而言,這樣的「一人獨大」時間太漫長了,阿扁固然帶領民進黨邁向執政,但民進黨付出的代價也實在太沉重了。

過去黨產問題像是民進黨的提款機,每逢選舉就拿出來大力修理國民黨,也總能達到喚起選民對國民黨負面記憶的效果。

十年風水輪流轉之後,扁案變成了國民黨的提款機,民進黨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但這種「提款機時代」應該走入歷史了,藍綠政黨不能再繼續陷入這種「爛蘋果比賽」的比爛邏輯。

因此,雲林勝選對於民進黨的意義,應該是牢牢記住「沒有阿扁的第一場勝利」這種感覺,讓阿扁的功過交由司法與歷史去評價,民進黨則必須重新展現足以感動人民的進步訴求與反省力量,才能對得起沒有享受過片刻榮華風光的眾多民主先賢。

#扁案 #先賢 #阿扁 #國民黨 #藍綠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