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銀行也研發、仲介衍生性金融商品,就是讓分布於全美各地區的銀行設立「住宅融資公司」來經辦住宅融資業務;該公司一面融資給房貸者,一面為減輕風險,扣除手續費後,把該債權賣給同樣由銀行設立之特別目的公司(SPC),讓SPC將債權予以證券化,叫做「住宅融資擔保證券」(RMBS),更把分割為高等級的RMBS賣給海內外金融機構、對沖基金等等,擁有該商品部位者,皆經由SPC來收取本利。

SPC實際由大金融機構設立之簿外(off book balance)影子銀行,也叫做SIV(組裝後的投資用工具),本身發行資產擔保商業本票來融資短期資金,從事證券化商品交易。以上這些與金融密切相關的機構,都不受國際清算銀行(BIS)對資本適足率的規範而為所欲為。

其實,2008年9月雷曼兄弟投資銀行宣告破產帶給紐約股市的衝擊,畢竟與其透過巨額融資購進並擁有大量證券化商品有密切關係。無論公司存亡,股東會也無法干涉這些經營高層所獲取之驚人高報酬,這可以說是犧牲了普羅大眾的血汗錢所換來的。

以當今倫敦證交所為例,將買賣訂單化整為零的對沖基金就占了總成交量的一半以上,其對股市之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對沖基金更縱橫於石油、穀物、金屬等商品市場,以致於太多虛擬的假性供需,反而擾亂了實物的實際供需,進而傷害廣大小市民的生計。

對於金融風暴的反省

為了挽救金融危機及全球金融衰退的情勢,相關各國首腦正努力協商對策,耗費巨資支援金融機構或用以增強國內需求提振經濟。

美國更讓聯準會集中管理銀行、證券和保險業於一身。另一方面,著名的專家學者也透過媒體紛紛檢討、批判其過失原因,諸如歸咎風險管理失之太鬆、及金融解禁政策的錯誤,也有指出中、日及產油國之對美貿易出超,釀成美國過度消費,使經常收支赤字持續擴大,而出超資金又回流美國,加上對沖基金等套取低利日圓而投進美元資產,這些都構成龍頭美國泡沫化的元凶。

自20世紀末期以來,全球資金的氾濫現象,使得證券市場漸失去其籌募長期資金的角色分量,而期指、選擇權、指數股票型基金等也加入流通市場的陣營下,市場瀰漫著對沖基金等熱錢爭相牟取暴利的氣氛。

紐約華爾街興起利用融資去投資企業藉以掌握經營權,從而達到併購的正統目的之外的風氣,於是呈現了金融資本為主,務實的企業(產業資本)竟成被支配者的本末倒置現象;倫敦金融街的投資銀行擁有許多著名高等學府出身的幹部,其中不惜以內線交易,散佈謠言等惡劣手法操縱股價,以便謀取短線暴利。

這樣貪婪的資本主義腐敗現象,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2008年年底被揭發的那斯達克(現為NASDAQ.OMX金控)前董事長馬多夫所締造的美國金融史上最大的詐騙案了。

在亡羊補牢之際,如何將金融市場機制和取向重新納入正軌,無疑是各國政府今後的主要課題。 (本文摘錄自第9章)

#機構 #美國 #投資銀行 #資金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