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柏奈特要投他職棒生涯的第1場季後賽,這一戰他等了10年。在記者會之前,我跟柏奈特說:「這可是你季後賽的處女記者會,等一下看你的囉!」柏奈特笑著回答:「妳想他們會問什麼呢?」我開玩笑說,一定會問你怎麼搞這麼久?沒想到柏奈特認真的說:「因為我沒好好照顧自己。」

聽到這句話,難免心中一緊,柏奈特因肩傷痛失機會,在某種程度來說,建仔現在的苦,柏奈特最清楚。

上次柏奈特有機會參與季後賽,正好是馬林魚勝洋基世界大賽奪冠的2003年,但他和現在的建仔一樣,因傷無法上場。那年柏奈特只投了4場比賽 就接受湯米約翰的手術,整年無法投球。柏奈特說,那種無法參與的感覺真不好受,但是他面對的方式是選擇跟隊友在一起。

「動完手術後我沒回家,我選擇和球隊在一起,所以只要在主場我就會跟著看每場比賽。後來馬林魚打進季後賽,我可以開始練傳接球,所以我隨隊參與每一次的慶祝。」柏奈特比著手勢說:「當然噴香檳的時候我只是站在邊上,但是我都在場。」

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在建仔肩膀出問題後,柏奈特不只一次跟建仔說,要他跟大家多在一起,認為這樣會好過得多。不過這兩個多月來,建仔即使偶爾留下來看比賽,卻極少在媒體開放的時間出現在休息室。

這點柏奈特當然也注意到了,「他還是應該出來,跟記者們講講話,讓大家知道他的狀況,這樣對他比較好。」我聽了只有說,每個人個性不同,處理的方式也不一樣。但是柏奈特還是搖著頭說:「不,我還是要跟他說。」

這兩天看到建仔賽後留下來跟大家說話,感到有些驚訝,顯然老大哥說的話在建仔的心中起了作用。因為太久沒出現,一些外國記者看到建仔,一個個過來打招呼問候,甚至一群人圍著問問題,建仔也一一回答,剎那間感覺像是回到從前。

建仔的心情想必是複雜的,因為不知道明年此時身歸何處?如果這是在洋基的最後一年,那麼剩下來能跟隊友在一起的日子,得隨著季後賽的輸贏而定;短則只有幾天,長則打進世界大賽。或許讓他開始體會到柏奈特的話,那就是即使無法上場,能夠有某種程度的參與,應該都會好過得多。

結果球迷在建仔走上場時還是報以掌聲,記者們看到建仔熱情如常。這環境當然現實,但也沒現實到完全忘記建仔過去的汗馬功勞,所以連建仔自己都說感覺不錯。

走過一連串傷痛史,柏奈特終於有機會投生平第1場季後賽,相信建仔一定會在旁替這位關心自己的老大哥加油。

不管明年待不待洋基?與隊友的緣分與情誼仍值得珍惜;希望下次洋基在主場噴香檳時,能有建仔歡樂與共的身影。

#現實 #建仔 #回答 #上場 #洋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