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前,國小老師李幸長發起「無住屋運動」,數萬無殼蝸牛上街頭,夜宿台北菁華地段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高漲,是台灣不涉政治議題,空前絕後、人數最多的群眾運動。如今李幸長經商有成,堅持一屋、不炒作房地產,持續爭取居住權益。

李幸長感嘆無住屋運動如同蝸牛步伐遲緩,日前激憤發表無住屋運動廿周年感言:「像夜宿忠孝東路這樣的活動不用辦了,先改造人民的思維,杜絕掠奪者把持國家機器吧!」

他雖經商有成 不改理念不炒作

李幸長清苦出身,念師大夜間部時,白天兼差建築工地主任,第一眼看到興建中的希爾頓飯店,高聳雲霄,相當震撼,於是立志從事建築業,卻因緣際會成了無住屋運動的發動機。

但因投入無住屋運動,李幸長傾家蕩產,被迫轉行經商,意外開拓一片天,現是「四海遊龍」集團董事長,事業版圖橫跨兩岸三地,但他最習慣的頭銜還是「無住屋運動發起人」及「無住屋者團結組織創會理事長」。

民國七十八年李幸長任教北縣新埔國小,發起無住屋運動純屬偶然。「那時因國產局標售華航附近土地創天價,引發房價狂飆,社會瀰漫賭風,下焉者賭六合彩、中焉者玩股票、上焉者炒房地產,以前買房子很輕鬆,貸款也少,之後一切都改觀。」

當年痛恨飆漲 發起無住屋運動

李幸長說,「那一年房價上漲五倍,我原本賣掉一百多萬房子要換屋,竟遠遠追不上飆漲房價,根本買不起房子,淪為無殼蝸牛。我實在氣不過,才決定結合親友、同事訴諸社會運動!」

從沒搞過運動,也不了解媒體生態,李幸長第一次舉辦記者會租下很大的會議廳,結果只來了兩個記者,隔天報導篇幅很小,還好「打壓房價」主題開始有人注意。李幸長苦笑說,「第二次我學聰明了,先到中央通訊社投新聞稿,然後在國賓飯店租場地,這次我只有兩位親友幫忙,記者卻來了廿多人,各報幾乎都披露我宣誓打壓房價的決心。」

原本獨善其身 竟帶萬人宿街頭

隔天,中時晚報記者到學校專訪還拍了張照,大幅照片躍登中晚版面。「我還記得標題寫著『追求合理房價,李幸長捨我其誰!』看到晚報差點昏倒,因報紙一下子搞這麼大,那種感覺很驚嚇!」

李幸長更沒料到的是,台視緊接著就來訪,全校轟動,甚至驚動內政部,當時校長朱朗陽還被內政部長許水德叫去了解狀況。「我原本獨善其身、默默的教書,搞運動是人生最大意外。」

有了媒體光環,李幸長的萬人夜宿忠孝東路念頭付諸行動,吸引數萬人自動自發地湧上街頭,沒有任何政治語言、旗幟,唯一訴求就是抗議房價高漲、買不起房子。入夜沒撤的,大夥就躺睡忠孝東路,以嘉年華會方式凸顯政府漠視居住權益,任由財團炒作房價。

眾多無殼蝸牛於是組成「無住屋者團結組織」,李幸長被推選為創會理事長。夜宿忠孝東路創下城市抗爭模式,李幸長歸功於台大城鄉所陳冠甫、張景森等多位博碩士研究生,不斷腦力激盪提供建議、協助策畫。

無奈曇花一現 揹上巨債改從商

「完整的論述由他們負責,我不會寫新聞稿,只因長得一副苦瓜臉,又是小學老師,適合塑造成被迫害形象,因此無住屋運動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神主牌』」。

無住屋運動過後,房價只短暫平抑,隔年動員重返忠孝東路,群眾少了、也沒了熱情。李幸長不願無住屋運動就此挫敗,砸錢刻意在房地產廣告上,刊登「房價正在跌,買了就要賠」的小廣告,氣炸無數建商。

「房子是牠們生命的一部分,是牠們最基本的權益……。」李幸長引用蝸牛主義宣言,「我堅持推動無住屋運動,搞到幾乎破產,還好同樣當老師的老婆很支持,讓我無後顧之憂!」

不為子女買房 老婆氣他是阿Q

李幸長是社會主義忠實信徒,數不清的無殼蝸牛找他陳情,為扛起社會責任,明知當選無望,仍於八十一年秋天參選立委,以九千九百一十票高票落選。也因選舉,揹了七十萬元債務,成了人生轉捩點。

為還債,李幸長辭教職轉行經商,從擺攤賣肉粽,到開店賣鍋貼,吃了許多苦頭,才成功打開「四海遊龍」知名度,年年持續擴大連鎖經營規模,如今兩岸三地開了兩百多家連鎖店,搖身一變為成功企業家。

李幸長雖已經商有成,有能力炒房買樓,仍堅持一屋原則,持續關懷無住屋運動,長期捐助都市改革組織等四個非營利組織。「他是阿Q型社會企業家」,無住屋運動成員如此形容;老婆要他為子女多買幾棟房子,他抵死不從,老婆氣得批他「假聖人」。

不必期待政府 只盼全民快覺醒

李幸長認為,夜宿忠孝東路後,無殼蝸牛想再動員上街頭已不可能,現在年輕人想法不一樣,遭遇也不同,加上政府長期漠視居住權益,把中產階級貧窮化,導致無住屋運動遲緩不前,如今大學生畢業只能望豪宅興嘆。

他感嘆:「政治人物大都與財團掛勾,假道學向財團傾斜,表面說得頭頭是道,私底下是既得利益者,否則這一波房地產不會又上來。不必再期待政府,只能期待全民覺醒!」

#夜宿 #經商 #無住屋運動 #李幸長 #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