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幾天,馬英九就要兼任國民黨主席了,他的「小考」是台中縣江連福當選無效確定後,依法必須補選。對馬主席來說,這是該黨繼苗栗縣李乙廷、北市大安區李慶安、雲林縣張碩文當選無效後,所面臨再次的「小考」;但近期的「大考」,則是年底的百里侯選戰!

其中,馬主席的第一道考題是,選民是否接受該黨的「派系買賣」行為?單以台東縣為例,黃健庭、鄺麗貞(或吳俊立)已出現疑似交換條件、互換跑道的買賣行為卻被國民黨隱忍默許,但請別輕視後山選民的政治智慧,此舉反而會給民進黨提名的劉櫂豪更多的突圍機會。因為,就在於雲林立委補選一役、張麗善退選雲林縣長後,既不准當地的「派系買賣」,從而徵召學者出身的張艮輝、吳威志代表參選,但何以後山就可以「派系買賣」?

也就是說,馬總統或國民黨既然都宣稱絕不與派系妥協,何以在台東就縱容「派系買賣」甚或還可以「買賣選民」,但是在雲林「不准就是不准」,難道只因為後山正是「深藍鐵票區」,所以不怕跑票?相反的,馬總統在雲林還欽點吳威志參選,似亦備妥了「馬式打法」的選戰策略,訴求不正是「以形象取代派系(黑金)」嗎?只不過,國民黨前山、後山標準不一,試想中間選民能夠接受嗎?

馬主席第二道考題是,「派系買賣」整合不成的百里侯選區,又該如何化解日後當地「泛藍分裂」的危機呢?先以花蓮縣來說,由於傅 萁的泛藍基層實力相當充沛,並不輸給國民黨力挺而提名的杜麗華;但是,以無黨籍名義參選的張志明(獲得謝深山系統的支持)卻選擇與民進黨結盟,那麼日後三人無論何者當選,馬如何整合「泛藍分裂」的嫌隙,確實難題。

同理,新竹縣的邱鏡淳和張碧琴的「藍藍相鬥」,以及南投縣的李朝卿、陳振盛「藍藍互砍」,甚或嘉義縣無黨籍蕭登標(仍屬泛藍的基層系統)的參選到底,會不會讓民進黨坐收漁翁之利?除此之外,無論國民黨最後有沒有保住花、竹、投等地的縣長寶座,選戰期間「泛藍分裂」或「藍藍相殘」的既成事實,該黨有辦法迅速再整合嗎?

馬主席第三道考題是,「泛藍分裂」的國民黨會不會兵敗如山倒?答案是:應該不會!因為國民黨還掌握了中央與諸多地方的執政資源,同時國民的組織動員能力還在民進黨之上。但問題是,繼前次雲林立委補選慘敗後,「馬式打法」如果在雲林選戰再度慘敗的話,則馬總統的領導威信就會嚴重遞減,進而引發黨內風暴!

反過來說,就算馬主席所領導的國民黨最後穩住了一切,那麼台中縣江連福當選無效的「補選小考」終將於三個月內上場;不僅如此,桃園縣廖正井當選無效的選舉訴訟又即將於十月底前判決確定。那麼多數選民心中的疑惑是,為何李慶安、李乙廷、張碩文、江連福,甚或可能也會被判決確定當選無效的廖正井,都是「國民黨籍」或「國民黨提名的」。既然如此,那麼所謂「以形象取代派系(黑金)」豈不更難自圓其說了!

當然,再過不久馬主席還有一道新考題,那就是明年底還有五都的霸侯選戰,屆時國民黨又該如何提名呢?仍默許特定選區(如台南市、高雄市)可以「派系買賣」嗎?還是又再度啟動雙重標準,選擇性的在特定選區「以形象取代派系(黑金)」而嚴禁「派系買賣」(如台中市、新北市)?但無論如何,「藍藍相殘」已是今年底百里侯選戰的既定事實,若明年底的五都霸侯選戰又隱約已提早出現了「派系買賣」與「泛藍分裂」的跡象,那麼民進黨宣示再次「以地方包圍中央」的機會之窗確實已被馬主席開啟了。(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選戰 #選民 #馬主席 #當選無效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