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記」作者清朝文人沈復,在其「兒時記趣」中有一段文字:「…一日,見二蟲鬥草間,觀之,興正濃,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癩蝦蟆也。舌一吐而二蟲盡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覺呀然驚恐。神定,捉蝦蟆,鞭數十,驅之別院」。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於日前對外資炒匯祭出所謂的「彭三條」:「拒絕熱錢」、「必要時資本管制」、「持續維持匯率穩定」,二者聯想一起,竟有異曲同工之妙。

「彭三條」祭出之後的次日,新台幣匯率立即回貶將近一角,債市利率上升則大約十個基本點(10bps),顯示「彭三條」對熱錢雖然還沒有狠狠地「鞭數十,驅之別院」,才只做出政策宣示,市場就立即有反應,其對穩定匯市、債市的貢獻值得稱許。早自彭總裁還擔任央行外匯局長以來,外資熱錢遇到央行,無不鎩羽而歸、棄械投降,這也是彭總裁讓人津津樂道之處。

現在彭總裁以央行總裁的高度,以及國際央行總裁評等的6A總裁威望,加上央行本身對穩定金融的職責,我們希望央行不只是作政策宣示而已,而能在未來更加落實「彭三條」的內涵。尤其是第二條「必要時資本管制」,對穩定台灣金融、避免資產價格泡沫化、預防貧富差距更加擴大等,都有其實施的必要性與迫切性。

在進一步申論之前,我們要先對所謂「外資」熱錢作一個觀念性的釐清。當年馬克斯以「工人無祖國」號召全球無產階級革命,這個政治運動並沒有實質的成功;但在另一方面,「熱錢無祖國」的國際金錢遊戲卻在全球各地蔓延,利用各地市場間的監理套利與租稅套利機會,於短期內在各地的各種金融市場間快速進出炒作,獲致豐厚的報酬。

熱錢的外在形式可能是外資的股票基金、信託基金、私募基金等,表面上因為是由境外進入本地市場,看似「外資」形式,但其資金來源可能也包含本國人的匯出款,經過特定安排而參與上述基金。舉例而言,某位半導體業界大老,就曾在公開場合坦言其理財管道中包含知名的國際私募基金。因此對熱錢的作戰,並不是對「外資」宣戰,而是一場遏止投機炒作套利的聖戰。

既然如此,我們希望這場聖戰的戰果,不是只為穩定匯市、債市的匯率與利率而已,而應該擴及到股市、房市等資產市場。換言之,熱錢進入台灣,炒作匯市與債市最容易在最短期間內獲致豐厚利益,因此央行予以迎頭痛擊,令人稱快。然而,進一步思考,這些資金當初申請進入台灣,大都以投資台灣股市為名,以便在合法的形式下堂堂正正進入本地市場,央行也只針對匯入資金未投資股市的部分進行掃蕩。結果固然使這些資金「名副其實」進入股市,但在缺乏資本總量管制評估下,以目前台灣的實質經濟尚未復甦,而股市在所謂的外資以及國內的游資拉抬之下,股價頻頻創下今年以來的新高,是否合宜值得再思。

以經濟發展的健全性而言,我們希望進來的外資是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亦即對廠房、設備等作實質投資;而非Portfolio Investment,亦即對股市、債市等金融市場標的進行投資,因為此類投資大都只是既有資產所有權的移轉,而不是實質新增產出的交易。

另外,部分熱錢可能以其他名義輾轉進入不動產市場,在不動產供給缺乏價格彈性的市場特性下,房價更容易被炒高。股價與房價等資產價格的膨脹,一則提升未來價格泡沫化的可能性,進而可能危及金融的穩定性;再則,資產價格的持續提升,會擴大資產持有者(多半為富人)與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之間的財富差異,造成貧富差距的擴大,影響社會公義,也不利於社會安定。

央行若只針對匯市及債市的熱錢「鞭數十,驅之別院」,以致熱錢被驅至資產市場,使資產市場成為這個「別院」,導致資產價格泡沫化,從而危及金融穩定與社會公義,斷非央行之原旨。相信以央行彭總裁公布「彭三條」的內容與格局而言,對熱錢「鞭數十,驅之別院」,應是將熱錢阻絕於境外,才符合「彭三條」頒佈的美意。

因此,「彭三條」的第二條「必要時資本管制」,實施之時機似已成熟。央行在核准所謂「外資」匯入時,宜作最短停留期間之限制,亦即要求匯入之外資至少停留一段時間方得再匯出,使之無從成為短期進出的「熱錢」。另外,央行亦宜與相關部會合作,於必要時建立類似「金融穩定委員會」的跨部會功能性機制,會商合宜的資本總量匯入金額、調查是否仍有監理套利與租稅套利空間、協商對資產價格作合理性規劃與導正等,則不只防弊而且興利,必將有助於未來開創一個可大可久的金融新格局。

#穩定 #央行 #彭三條 #金融 #外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