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日本人氣明星酒井法子失蹤及吸安的新聞鬧得一陣子沸沸揚揚,但這段負面新聞有損於她的人氣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最近有三本她寫的以及別人寫她的書,都高踞日本排行榜的前面而爆賣,日本人把這個現象稱為「醜聞經濟」。

把酒井法子現象稱為「醜聞經濟」,這實在有點太超過,說它是「八卦經濟」或許倒更加吻合。現在的人只要不是失業或窮到家無隔宿糧,總是有不多的閒錢與太多的時間,這已使得倦怠無聊成了現代人最大的負擔,甚至是一種精神性的病痛,而八卦就是填補這種無聊的最佳妙藥。在這個消費的時代,最終極的消費就是消費無聊,於是「你的無聊是我的鈔票」這種八卦經濟遂告形成。我們可以試想一下:

──現代人平時相互疏離,共同的話題都找不到幾個。太嚴肅的話題有一定程度的知識門檻,有誰願意把自己搞得太過勞累;而每個人自己私人的苦樂又太過機密,只能和極少密友分享,這時候那種不必知識門檻的八卦,遂成了無聊但似乎有必要的交流最好的題材。

──貧乏的現代人,八卦已成了同輩認同的記號與儀式。我們喜歡同樣的八卦,表示我們是同一國的;如果有某個正夯的八卦正在流傳,我進了辦公室,聽別人嘰嘰咕咕在談而自己矇然無知,插不上嘴,就會覺得跟不上潮流,被別人排斥在外。有了這種被孤立的感覺,回家的路上一定把有關酒井法子的八卦書報全都買遍,回家惡補,明天到辦公室就可以赫然變成酒井法子的八卦權威。

因此,八卦新聞是有用的,它是無聊時代的認同記號與儀式,而有了需求當然就會有供給,一個八卦經濟的市場遂告形成。而若我們再追究多一點,就當會發現到,這種八卦文化和八卦經濟,它的背後其實是更重要的「出名文化」。古代資源有限,因而出名困難,文人要白首窮經,十年寒窗;武人要提著腦袋上沙場立功;老夫子則要一輩子循規蹈矩,看看老年時能否立德。而到了現代,資源的競爭更嚴峻,無論任何行業要想出頭,已必須搶著立名。

立名的競爭,已讓原本的白色空間變得愈來愈灰,只要不是殺人放火,已無事不可為。鬧一點緋聞,劈幾個腿,露一點乳,吸一點安,拍幾張艷照,打幾場不致於去坐牢的小架,又有何妨?而這就是出名文化演變為八卦文化的過程。八卦文化與羞恥無關,與名聲的好壞無關,它已形成了一種不管好名壞名,只要出名就是好的新標準。出名本身就是一種表演,出了名自然會有人氣,就會上排行榜。酒井法子因為名氣太大,她的八卦醜聞經濟也規模大得多,但若細心觀察,在我們社會裡,這種八卦醜聞經濟不也在蒸蒸日上嗎?

出名文化、八卦文化、醜聞經濟當道,它已儼然成了當今各國內需經濟裡很大的一塊。對於這種現象,我們不太能一本正經像個LKK般的非議。當人類愈來愈無聊,無聊當有趣的八卦文化和醜聞經濟就自然而然會成為它的終點。

人們只能說,「聽,這是個自由社會,這是個自由市場!」將它一語帶過。

而比較值得討論的,乃是在一個八卦的社會,正式的政治文化新聞必須和八卦新聞天天競爭版面和時段,遂使得政治人物和文化人物也變得每天必須在表演上推陳出新搏版面搶時段。這是政治及文化人物的明星化和表演化。愈會表演的愈有人氣,當政治文化的判斷已脫離了實績,而成為一種表演,一種華而不實,漂亮但卻沒有內容的「風格政治」遂取代了「政績政治」。

最近當代批判大師杭士基(Noam Chomsky)對歐巴馬做了極其銳利的批評,他檢視歐巴馬的講話,發現都是漂亮的動作,響亮的口號,滑溜的言辭,卻完全沒有具體的政策。因此,名人文化,八卦現象,醜聞經濟,表演政治,其實都是同一棵樹上長出來的東西!(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八卦文化 #政治 #文化 #無聊 #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