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表看,美國維吉尼亞州的蜜雪兒‧麥克(Michelle Mack)跟一般卅七歲女子相比,沒有太大差異。她說話有條有理,有閱讀能力,會打電腦,高中畢業。最厲害的是,她對數字和日期有超乎尋常的特異功能。只要廿秒,就能算出兩年後的某一天是星期幾,而且屢試不爽。

但蜜雪兒一出生,大腦就只剩右半邊,她一直過著「半腦人生」。

麥克夫婦發現女兒不對勁,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他們只曉得蜜雪兒沒有腦性痲痺,不是唐寶寶。蜜雪兒的成長過程,也充滿挫折:「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大腦的真相。」

蜜雪兒廿七歲那年,麥克夫婦找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認知神經科學部的葛拉夫曼博士。經過腦部核磁共振攝影,困擾這家人近卅年的謎團終於解開:原來蜜雪兒的左腦不見了。

葛拉夫曼博士和麥克一家,都知道蜜雪兒有問題,但是她大腦的受損程度還是令他們大吃一驚。葛拉夫曼認為,可能是蜜雪兒出生前腦中風,導致左腦控制行為、動作和認知的區域全毀損。

蜜雪兒很難控制情緒,經常暴怒,對抽象的概念有認知困難,在不熟悉的環境中經常迷失方向。這些終於都有了答案。

更讓葛拉夫曼不敢置信的是,蜜雪兒的大腦竟神奇地自行「重新配線(rewire)」,右腦接管了本由左腦掌控的語言和閱讀等功能。通常大腦受到如此損傷,幾乎都無可修復。

十年來,蜜雪兒在智識方面的功能有進步,但重新接線的程序還要一段時間。蜜雪兒在家上班,為教會把資料輸入電腦。她獨立自主自己付房租,家事難不了她。她想告訴世人:「我是有特殊需求的正常人,世上有很多人跟我一樣。」

#功能 #夫婦 #蜜雪兒 #博士 #麥克 #大腦 #左腦 #葛拉夫曼 #認知 #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