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判處有期徒刑11年的「天價煙」局長周久耕的辯護律師說,周久耕不打算上訴,現在正在寫一部小說,內容是反映官場的現象。書稿已經完成了3.5萬字,題目還沒有擬定。

相比於貪官獄後寫小說,周久耕獄前的行為顯得有些另類。過去被稱為「五毒書記」的張二江也曾在獄中著書立說,出版了4本文學評論書籍。他所在的湖北省監獄管理局指出,張二江在獄中積極著書改造,獲監獄方兩次減刑。由此看來,著書立說是否跟減刑有關聯,充滿想像空間。

不過,周久耕11年的有期徒刑即便上訴,恐怕也無濟於事,與其上訴不如找出路,這正是周久耕精明之處。看著新聞報導,發覺周久耕的新聞越來越有戲劇性,一個人連坐監獄的反抗都甘願放棄,不免給人留下許多問號。畢竟,抽天價煙的人並非等閒之輩,周久耕寫小說所潛伏的動機讓人費解。

若干年後,當周久耕與「天價煙」逐漸被公眾淡忘之後,官場小說能否成為新一輪的賣點?我們對此只能報以期望,但切不可給以過高的期待,看看周久耕能不能從一名貪官轉型至反腐作家,作品能不能經得起市場和讀者的考驗,這要看周久耕獄中的造化了。

#上訴 #寫小 #周久耕 #官場 #監獄 #貪官 #減刑 #獄中 #著書 #天價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