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的觀點來看,胡浩德的所做所為都是正面的,有利於增進台灣與荷蘭之間的了解和友誼。不過在華府有兩位胡浩德的同胞,長期以來從事著他們自認是愛台、護台的工作,但方向完全不同,結果也迥異。

留心台灣政治的人們,會注意到華府有個FAPA的小組織,這是「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的英文縮寫,彭明敏、陳唐山、蔡同榮都當過會長,FAPA主要的工作是在國會山莊上遊說,打擊威權時代國民黨的統治,現在的目標則對準馬英九政府,其政治主張是台灣應該獨立。

在FAPA草創時期就有位叫昆不老的荷蘭人為其工作,老實說,那時FAPA的經費有限,給工作人員的待遇相當低,若非為了信念,很難安於其位的。昆不老那時單身,為了省錢,就住在FAPA簡陋的會址內。民進黨當政後,FAPA的財務大有改善,昆不老的待遇也大幅提高,現已結束光棍生活,娶了FAPA的同事、來自台灣的何姓女子為妻,可謂夫唱婦隨。昆不老在FAPA內已屬元老級人物,現已不常拋頭露面了,代之而起的是另一荷蘭籍的韋傑理。

這韋傑理原在荷蘭大使館的文教處工作,也有位台灣太太,現已退休,全天候替FAPA服務,幾乎華府各個智庫舉辦的與台灣或中國有關的研討會,都可看到韋傑理的身影,他不僅無役不與,還搶著發言,是個非常執著的外籍「台獨志士」。此外,他主編英文的《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在國際間散發,另外他也不時以太太陳美津的名義投書美國報紙,宣揚台獨理念。

和昆不老及韋傑理併肩作戰的還有位美國人彭光理,此人能說台語,原在台灣當過神父,後來還俗,他一度是立委蕭美琴在華府的私人代表,現代表民進黨,是司法部登記有案的說客。彭光理因是美國人,英文表達能力勝過兩個荷蘭人,重要的是這三人小組以外籍傭兵的身分發聲,多少會產生混淆視聽的作用,造成西方人也支持台獨的錯覺。

我常想,為何兩個荷蘭人會摩頂放踵的為台獨效命,而且是「衣帶漸寬終不悔」?英文裡有個irredentist的字,這是指志在恢復失去舊有國土的人,四百年前台灣是荷蘭的殖民地,大概像昆不老和韋傑理這類後代子孫,對先祖被海盜鄭成功趕出福爾摩莎,並且簽了降書,心有不甘,遂立志要做irredentist,台灣建國功成之日,就是他們美夢成真之時,即使夢無法實現,也要讓現在台灣的當政者寢食難安。

杜正勝主持故宮博物院時,在二○○三年搞了個十七世紀時期台灣的展覽,凸顯台灣的歷史是從荷蘭據台後才開始的,這就更使昆不老等輩有吾道不孤之感,越發要為恢復荷蘭往昔在台崢嶸歲月義無反顧了。

#工作 #荷蘭人 #台獨 #英文 #荷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