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義大利劇作家普契尼創作的歌劇《杜蘭朵》,繼1998年借大陸北京太廟的景、舉行大型公演之後,今年總導演張藝謀又在10月6日、7日於北京國家體育場(鳥巢)公演新版本《杜蘭朵》,還找來2009中華小姐環球大賽大陸賽區冠軍李若凝擔任世界形象代言人,造成轟動,首演時也獲得不少好評。

鳥巢版《杜蘭朵》在結束北京首演後並未畫下句點,據新浪網報導,張藝謀已訂下3年世界巡演行程表,2010年移師上海世博會,同年10月在日本、韓國演出,2011年轉到澳洲、美國、義大利、法國、德國公演,2012年則前進下屆奧運會主辦城市英國倫敦;除了世博會之外,其他演出地點都將選擇在當地的奧運場館。

義大利歌劇 中國人詮釋

義大利劇作家普契尼,在晚年時聽到朋友由東方帶回的中國民謠《茉莉花》,深深為旋律著迷,因此他將這首歌編入戈齊創作的寓言劇《杜蘭朵》,描繪中國公主與蒙古王子之間的愛情、國仇與家恨。

劇情描述中國公主杜蘭朵為了報祖先暗夜被擄走之仇,因而昭告天下,如果有男人可以猜出她出的3個謎語,她就下嫁;但如果猜錯,就要被處死;3年下來,已有多位自信滿滿的求婚男子喪生。流亡到中國的蒙古卡拉夫王子與父親鐵木爾、侍女柳兒在北京城重逢後,在刑場上,看到正在監斬波斯王子的杜蘭朵公主時,立刻被吸引,不顧父親、柳兒和三位大臣的反對,向中國公主求婚並答對了所有問題。

高傲的杜蘭朵公主拒絕認輸,於是卡拉夫王子出了一道謎題:只要公主在天亮前得知他的名字,卡拉夫王子不但不娶公主,還願意被處死;於是杜蘭朵公主對侍女柳兒嚴刑逼供,柳兒不願洩密,因而自盡。天亮時,杜蘭朵沒猜出答案,也不願下嫁,但王子以吻融化她冷漠的心,也把真名告訴公主,原來王子之名是「愛」。

從1926年起,西方人一遍遍演出這個始見於17世紀東方名著《一千零一夜》的故事;1997年,張藝謀以中國人的觀點,策畫歌劇《杜蘭朵》,重新詮釋這齣由普契尼創作的東方故事歌劇,同年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節日歌劇院首演,1998年回到大陸北京,在紫禁城太廟前演出,以古老明、清建築,襯托這齣大型歌劇壯觀的氣勢,無需多加綴飾,東方古典風格昭然若顯。

今年張藝謀將《杜蘭朵》改版,再度搬上舞台,這回挑選的公演場地是去年剛辦過奧運的北京鳥巢體育場,由東西方聲樂家以不同的演出風格,加上他擅長的聲光效果,加上用色大膽鮮明、華麗雄偉的服裝與舞台設計,重新詮釋這齣東方風味十足的歌劇。

為什麼這麼執著於製作《杜蘭朵》?張藝謀表示,這個關於中國的故事是一個西方藝術家臆想出來的東方愛情悲劇,因此他所看過的十幾個版本,基本上都是「充滿詭異、神秘和陰沉的冷調」;為此,他要讓這個中國的故事「歸宗返本」,讓《杜蘭朵》成為「娘家來的」正宗作品。

舞台4大機關 宮殿隨時移動

至於鳥巢版與太廟版的《杜蘭朵》迴異之處,據新華網報導,主要在於舞台與服裝設計。

執行導演陳維亞表示,太廟版是古典版,把故宮融進歌劇裡,在輝煌的金色宮殿中演出。這次的鳥巢版雖然配合女主角的中國公主身分,舞台設計加入宮殿元素,但在材料與整體造型上更為現代化,尤其是四面皆可看的舞台,表演空間都重新做了設計,整個道具、服裝全換了新的。

此外,張藝謀也首次引入現代高科技視覺效果,融入大量聲光特效與視訊效果,並運用多媒體影像,在廣達1000平方公尺的舞台背景幕布上,使用32台放映機,呈現不同的造型與色彩,這也是張藝謀打造出的國際上最大的多媒體影像,展現劇中人物情感矛盾衝突,內心的外化。

例如當杜蘭朵公主在演唱自己身世的時候,舞台兩側的大型投射螢幕上,要出現和她身世相關的色彩的東西,用來彌補大陸觀眾聽不懂歌詞意境的缺憾,更能了解劇中人物的情緒與劇情。

沒有開演前,舞台上只有一面純白鏤空景片和一座鑲嵌其中的宮殿剪影,但正式演出後,觀眾才發現舞台其實是由移動宮殿、宮殿門、鏤空景片和背景牆4大機關構成的。

(文轉B11版)

#王子 #中國 #北京 #杜蘭朵 #歌劇 #舞台 #公主 #演出 #東方 #張藝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