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落幕至今一月,它的影響正要開始。這次全會通過萬言《決定》書,不僅是中共近卅年力度最大的反腐宣言,更是總結從鄧小平到江澤民的建黨經驗,對症下藥,策勵未來,以確保中共長期執政。

和中國逐步崛起相比,中共內部矛盾比想像中複雜,在外強的背後,隱藏許多衝擊中共執政地位的不利因素,說明過去卅年改革開放雖創造輝煌的經濟成果,卻疏忽黨的建設,這是動搖國本的大事,逼得胡錦濤不得不鐵腕反腐。

《文件》技巧地迴避對鄧、江兩人在黨建上的疏失,但誰都看得出,在鄧、江主政時期,黨紀逐漸流失,領導幹部假借改革開放之名,變賣國產,大肆斂財,大量群眾事件說明民眾對中共投下不信任票,直到《文件》出現,才讓痛心的老幹部心生希望。

前有診斷,後有處方,為重塑黨核心價值,《文件》要求全黨同志與反馬克斯主義、主張私有化與單一公有制,以及和西方資本主義下的民主等錯誤思想劃清界限。換言之,中共既反對黨內主張照般西歐社會民主黨的經驗於中國,又抵制黨內主張私有化等右派的聲勢,同時防止主張單一公有制的黨內左派復辟。

反腐不易,堅守思想路線更難。面對黨的執政地位、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深化,以及外部環境的多重考驗,胡錦濤的治黨任務要比他的前輩更為艱難而緊迫。他的成功與否,將決定擁有八十八年歷史的中共今後能否長期穩定執政。

#文件 #改革開放 #主張 #黨內 #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