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二日,俄羅斯總理普京(大陸譯法,較接近俄文發音,台灣譯為「普丁」是只懂英文發音者造成的錯誤)抵達北京,為期三天的官式訪問,陪同的有兩位副總理:朱可夫(Alexander Zhukov)和塞欽(Igor Ivanovich Sechin)。

普京已經做過兩任俄國總統,依法不得再連任。但美國研究機構Eurasia Group的俄國問題專家Cliff Kupchen說:俄國憲法並未禁止他等現任總統梅德維杰夫(Dmitri Medvedev,有個人網站http://eng.kremlin.ru)一任滿期後,捲土重來,再度問鼎總統大位。

他在俄羅斯總統任內時,已經到過大陸四次。這回算是擔任內閣總理後初次來訪。大陸不敢怠慢,表面按總理級的規格接待,事實上則優禮有加,以免他回任總統時,影響兩國關係。

溫家寶因工作忙碌,從不到機場迎賓。十二日晚十時,普京專機抵達北京國際機場時,外交部長楊潔箎親自前往迎接,也是做給俄國駐北京大使Sergei Razov看的。

十三日晨,普京先到人民大會堂,拜會全國人大常務委員長吳邦國。然後到釣魚台國賓館與總理溫家寶舉行會談(見圖,美聯社)。兩人簽署了由先遣人員早就商定了的《中俄總理第十四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照例全是官樣文章,十四日對外發布。此外還簽署了《中俄總理第十三次會議紀要》與《中俄人文合作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紀要》。

兩人所簽真正重要的文件是:《落實二○○九年六月廿四日簽署的〈關於天然氣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路線圖》、《兩國政府關於相互通報彈道導彈和航天運載火箭發射的協定》、《兩國政府關於互設文化中心的協定》、與《中國鐵道部、俄羅斯聯邦運輸部和俄羅斯鐵道股份公司關於在俄羅斯聯邦境內組織和發展快速及高速鐵路運輸的諒解備忘錄》。

普京此行,名為配合兩國建交六十周年,與慶賀大陸建國六十周年而來。還有一個很好的藉口,是大陸定今年為「俄語年」,提倡年輕人學習俄語,企圖抵消幾分大中學生拚命學英語,只想到美國留學的風氣;老毛子自然樂於配合。

實際的原因是,已經走資本主義路線的俄國,眼紅大陸兩兆三千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力圖進一步加強雙方經貿關係。其實依照大陸統計,去年兩國貿易總額已達四百八十億美元,比二○○四年加了一倍。

俄國大企業的董事長、總經理,有四十幾位隨同普京前來。中方特別在人民大會堂安排一次「中俄經濟工商界高峰論壇」,介紹他們和相關公民營企業首腦認識,尋找貿易或投資機會。在副總理王歧山和商務部長陳德銘督促下,「中俄能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宣布,出資收購俄國的「松塔兒石油天然氣公司」五一%的股權,取得在東西伯利亞地區兩塊儲藏量達六百億立方米天然氣田的勘探和開採權利,只差價格尚未做最後決定。

大宗貿易之外,始終困擾俄國的,還有黑龍江北岸的俄國人,每天過江來跑單幫,大包小包地採買民生物品,回到西伯利亞販賣圖利。不但面子上不好看,俄國東方省當局連貨幣供應,都感覺捉襟見肘。普京提出此事後,雙方同意在總理級會談下,設立「海關合作委員會」,規範貿易秩序的問題。

普京一石數鳥的訪問,還有一場大戲,就是「上海合作組織」第八屆高峰會。十月十四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由溫家寶主持,除普京外,會員國的政府領袖全部到齊:哈薩克總理Karim Massimov、吉爾吉思總理Igor Chudinov、塔吉克斯坦總理Okil Okilov、烏茲別克總理Shavkat Mirziyoev都出席。

觀察員國家有巴基斯坦總理Syed Yousaf Reza Gilani、伊朗第一副總統Mohammad Reza Rashimi、和阿富汗第二副總統Abdul Karim Khalili。蒙古和印度只是部長級官員,坐在二十幾公尺直徑的特大圓桌旁,無人理會。會議公報也只泛論應付三大危機|金融風暴、毒品氾濫、與跨國犯罪|的合作事宜。明年的「上合峰會」將在吉爾吉斯舉行。

普京許多次演講中,有一句話最重要:『俄中合作是維護世界和平最重要的基石之一』。新華社總結說:他此行『將中俄戰略夥伴關係推上了新高度』。兩句話可視為普京此行的結論。

#總統 #大陸 #兩國 #人民大會堂 #俄羅斯